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信仰与实践-->每日读经
     天主教信仰简介
     天主教伦理
     天主教圣事
     天主教礼仪
     每日读经
     信仰生活分享
       圣召推行
       送圣体员、传道员培训
     志愿者需求信息
     祈祷意向
     表格、资料下载
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
发布时间:
2011-8-27 20:48:10

读经一:耶 207-9

读经二:罗 121-2

福 音:玛 1621-27

《荒漠燃莉》忠于上主的人让上主迷惑

内容

先知咏诗向上主哀诉。如此感情丰富的「自白」在耶肋米亚先知书中,屡见不鲜(11:18-20;12:1-6;15:10-21; 17:14-18; 18:18-23),但以本篇最愤发激昂。诚心归向上主,远离异族宗教敬礼,是耶肋米亚毕生致力宣讲的目标。但耶氏却深感「先知」和「人」在他,彷佛是分离的,相互矛盾的。因为他既忠于天主,就得代表天主规劝,甚至严词恐吓自己深爱的同胞,但他也为了同胞的敌戾嘲讽和对盟约摈弃而痛苦。先知多次的自白,表露了对天主和人民爱恨交织的矛盾:也让我们看透他心底,人性和先知使命的斗争。

上下文

上文(1-6)写圣殿总监督,帕布胡尔司祭,不满耶肋米亚预言耶京和圣殿被毁,把他鞭挞禁钢。翌日,先知与之争辩。编者以此为上文,大抵是为铺陈先知的激动情绪。下文(10-18)是自白的续篇,10-13节,写先知安命,唯主是赖;14-18节,先知诅咒自己的生辰。

释义

_ 「迷惑」(7)     甫启齿,先知遂强烈指控雅威迷惑了他。为理解本文「迷」字之意,让我们参看其希伯来原文pata,在旧约中的其中两个用法:()在出22:15pata指男性引诱处女同眠(参欧2:16;14:15;16:5)()在列上22:20,21,22pata指被雅威「唆使」的假先知(亦参则14:9)。由此,有学者认为本文的pata含有:耶肋米亚明了自己与天主的关系好比婚姻(15:16),现在雅威竟欺骗他,利用他,扔掉他之意。在15:18,先知也曾指控雅威欺骗,说雅威于他「好像是一条不常有水,而变化无常的溪流!」但这近乎亵渎(pata)的指控,则是圣经中罕有。反映先知与上主交情笃厚,故敢直言。

_ 「你比我强/hazaq(7)     hazaq这希伯来原文字按思高圣经学会的翻译,在申22:25是「强奸」;在撒下13:11,14分别是「抓住」和「比她有力」,就强奸了她;在箴7:13是「拥抱」;同以暴力作性侵犯。故有谓hazaq 引伸 pata之意。亦有谓耶肋米亚是叙情的高手,其诗词辞藻生动丰富,故以patahazaq为夸大的言词,不足为奇。亦有谓patahazaq合起来,同喻说服。

_ 「终日」(7)     这字眼在旧约共出现过四十三次,尤见于圣咏集的哀祷圣咏,共二十六次。在耶书,就祇这两次连用:一处在此,一处在随后的第八节。显示先知心神愁苦的生活包袱。

_ 「喊叫……高呼」(8)     原文是同一个字,意含攻击恐吓的使劲疾呼。无怪乎不忠的以民,要群起歼灭先知「吵耳」的声音。

_ 「遭受侮辱和讥笑的原因」(8)     先知蒙召原为「执行拔除、破坏、毁灭、推翻、建设和栽培的任务」(1:10),岂料先知眼下预言的就祇有恐吓,未有应许;祇有毁灭,末论复兴;因此成了众矢之的。民情敌视,天主「欺骗」,先知里外俱寂,遂口不择言,责难天主。言词坦率、虔诚、恳切、人性洋溢的自白,属先知书中所独有,也诚然是先知由衷的祷词。赤诚的祈祷为先知赚得天主的力量(10-13)

_ 「不再理会祂,不再以祂的名发言」(9)    尽受欺凌,为求自保,先知欲舍雅威而去,不再为祂发言。

_ 「……五内如焚,好像有一团烈火,蕴藏……骨髓……竭力抑制,也不能忍受」(9)     先知屡图辞掉自己的使命,却无法做到,因为这使命有如蕴藏他心内燃烧的火饺,催迫他尽忠职守。旧约常形容天主是吞噬的火,不灭的烈焰(24:17;4:24;9:3;33:14)。只有耶肋米亚以第一人称把「火」贴在上主的口中 (5:14;23:29),这些言词一再反映先知与天主的亲昵。这里的「不能忍受」与第七节的「你战胜了我」,首尾呼应。第七节,先知指控雅威制胜了他;这里先知承认雅威确实比自己强,雅威完全制服他的人性软弱,再写照耶肋米亚蒙召的状况(1:7)。天主的话,实在使耶肋米亚进退维谷:倘他缄口不语,心中没有片刻的安宁;倘他大声疾呼,四周的人群起而攻之。上主的话,实在把先知里外「占有」。第九节的语文,为研究先知的使命,举足轻重。早在先知前一世纪,亚毛斯先知就说过:「……吾主上主发了言,谁能不传他的话?」( 3:3-8)。两者同喻:上主召选,唯命是从,悉力以赴。

讯息

耶肋米亚精神困苦,与主论战。这是先知寻找与天主和谐共处的过程,也是每个基督徒毕生的奋斗:学习舍弃自己,让天主充满自己的生命,好全然委顺于天主的旨意。这是基督徒生活的奥迹(16:21-27),也是对基督的预像、耶肋米亚一生的演绎。先知给我们启示了一个重要的讯息:接近天主,做祂忠信的仆人,绝不舒适,且要苦头吃尽。不过,祇要我们对天主坚贞不渝,「让」祂「迷惑」,有祂与共,何惧生活的煎熬!反欣然祈望参与基督逾越的光荣。

《驼铃牧心》常年期第廿二主曰

释义

当保禄的传教工作在东方告一段落时,他决定往西方拓展基督的神国,并希望在前往西班牙的途中,看看罗马(15:24)。于是致信给罗马的基督徒,以便在自己抵步之前,给他们阐明自己教义的纲领:整个人类,不论是犹太人或外邦人,同样需要基督的救赎。保禄有条不紊,严肃、深奥和有力地阐明无基督的人类是什么;反之,有基督的人类又是什么。

罗马书的1-8章详述天主救赎人类的妙计;9-11章论天主的恩许不因以民背信而失效,却彰显了天主的无限仁慈;末后的12-15章,保禄劝勉信友度超性、相宜天主义子女地位的新生活。

罗马书的首编(1-11)是教义论,次编(12-15)是道德论;盖保禄认为道德离不开教义,良好的道德行为乃教义的美果。故保禄惯常先阐教义,次论道德(参看得前4:2;得后3:6;5;3;4)

12:1-2的内容,大致是说;基督徒应该给天主献祭,但基督徒的祭品,不能像异教徒般献给邪神的祭品,也不能是犹太人的祭品,因为梅瑟的法律,已因耶稣降生、死而复活的奥迹所废止(7:4-6)。基督徒的祭品,该是基督徒自己的身体,因耶稣没有给肉身定罪;赖耶稣恩宠的圣化,人的身体成了圣神的宫殿(格前6:19)。如此,基督徒真正的敬礼,不限于外表礼节的规定,真正的献礼崇拜,是基督徒自己的身体:日常生活中每一分秒,每一个行动。

「请求」二字是保禄喜用的字眼(4:1;得后2:1;格前 4:16),这用词一方面表达了保禄身为宗徒的地位,另方面亦流露出他相似天主的慈父情怀。保禄请求信众奉献自己,当作生活、圣洁和悦乐天主的祭品,因为基督徒借着洗礼已归于基督(6:4)。一个在基督内生活的人,他的身体自然具有上述三种特质,他的敬礼自然也是合理的、符合天主子女名分的。

「你们不可与此世同化」,指福音 ── 教义 ── 是形成基督徒生活的模式,是改变基督徒行为的大能。这改变是指由内而外,人格上的改变。这改变源自基督居于人心,人与之结合而产生的新生式样,使人活着,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不再随世界的色彩变易,而是以基督为中心、以基督为一切的终向。基督徒虽活于世,但再不属于世;是以实际受肉体限制的生命,事奉天主;不断透过信德,依恃天主在自己身上施行的救恩大能,改革更新,以能辨别什么是天主的旨意,什么是美善的事,什么是悦乐天主的事,什么是完美无缺的事(3 5:10,17)

如此,保禄在12:1-2写下伦理的基本法则。之后,他续谈基督徒该怎样在基督内行事(3-8);该怎样凭爱心行事(9-21)

生活实践

今日的礼仪福音选篇(16:21-27),写耶稣预言自己的逾越奥迹。生于耶稣之前的耶肋米亚──基督的预像──早就彻底生活和实践了耶稣在今日福音中的吁请。读经一让我们窥见耶肋米亚心底人性和先知使命的斗争。实际上,这也是每一个基督徒毕生的奋斗:在现实生活的煎熬当中,学习寻求与天主和谐共处。先知虽然极度苦困,仍能让上主在自己身上工作,遂蒙上主恩赐力量,主宰心窘,事主贞忠不渝。

而保禄自从在通往大马士革的路上,蒙基督之光环射后,不但成了个基督徒,还成了基督的伟大宗徒,历代教会的导师。仔禄与基督契合之深,有云:「保禄的心就是基督的心」;而保禄亦谓自己所讲的道理,已不是自己的话,而是天主的话( 1:l1-12)。透过信德的日光,我们看到保禄的工作实在走圣神德能的表现。

耶肋米亚和保禄,同为我们演绎了跟随耶稣的人对世俗生命的舍弃一二参与耶稣的逾越奥迹。这教会的使命,有待我们展延。谨让我们勉力,学习舍弃自己,日复日地更新在天主内的生命,好全然委顺于施的旨意,化生活的点滴为呈奉主前,悦乐主心的馨香祭献。

《清泉掬水》耶稣首次预告自己的逾越奥迹 ── 基督徒生活的奥迹

内容

耶稣确切地指出,祂的使命是有痛苦与光荣两面,强调门徒必须通过苦难才能参与祂的光荣。因此,门徒必须弃绝自己,背十字架,甚至牺牲生命。

上下文

上文,天父借着伯多禄的宣认,启示了耶稣是默西亚,永生天主子的身分。下文,耶稣在山上显示了复活的光荣,并获天父宣告:「这是我的爱子」,证实祂天主子的身分;「你们要听从祂」鼓励门徒接纳受苦受难的人子。

释义

_ 「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21a)    耶路撒冷是犹太民族的政教中心。按历史的悲惨前例,它是多位先知被杀的地方(参阅23:37;T24:20-21)。耶稣要在那里完成祂上主仆人的使命。

_ 「长老、司祭长和经师要使免受许多痛苦……」 (21b)    长老、司祭长和经师这三类人物,是耶稣时代犹太民族最高行政机构 ── 公议会 ── 的议员(15:1)。耶稣就是被这些最高领导人,判处死刑。

_ 「但是第三天祂要复活」(21c)     「第三天」这里暗示欧6:2所指:耶稣的救世使命是在天主的慈颜下,按计划予以成全。

_ 「千万不可这样……」(22)    如直译应作「愿天主垂佑你!」伯多禄出于他爱耶稣的赤诚,出言谏责,反映了他对默西亚真正使命的不明白和误解。

_ 「撒殚……你是我的绊脚石……」(23)    当伯多禄宣认耶稣是默西亚时,他被耶稣赞美为「有福的」,并被立为教会的「盘石」(16:17-18)。在此,却被耶稣指为「撒殚」、「绊脚石」。「撒殚」指人的「控告者」,反对天主救赎人的旨意 (参阅默12:9-10)。伯多禄的谏责正相反天主的旨意,这等同于与天主作对。故此,耶稣称他为「撒殚」,为「绊脚石」。

_ 「……就该舍弃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 (24)    舍弃自己就是空虚自己,让自己充满天主的生命。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应完全归顺于天主的旨意之下。

_ 「谁若愿意保存自己的生命,反而会丧失生命」 (25a)    救自己的生命是指那些不能坚持信仰而背弃基督的人,纵然保存了现世的生命,却失去天上永远的生命。

_ 「但是,谁若为我的后故,丧失自己的半命,反而会得到生命」(25b)    因此,不应害怕为基督衷失生命,因为这种丧失不是丧失,而是获得(1:21)

_ 「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26)「自己」即真我。赚取真我,才是我们生活在世的真谛。同时,也是跟随耶稣的理由。

_ 「人子将要在祂父的光荣中……按照每人的行为对待每人」(27)     「对待」一词,反映咏62[61]: 13:天主会「按各人的行为,予各人报酬」。这报酬就是天主自己,即人分享天主永远的生命。

讯息

若要成为一个基督「真」门徒,就要效法耶稣自我的弃绝。弃绝自己就是为承行天主的旨意,放弃自己的偏私和欲望,背负十架跟随耶稣,至死不渝。那就是甘愿常常忍受每天所有的困难,并且爽快地接受可能发生的更大苦难,因为我们相信天主一切深不可测的计划都是为人的益处(参阅罗8:28)。时时刻刻将自己的自由与天主的旨意合而为一,就是基督徒生活的真谛。

林思川《台北思高》默西亚的道路

经文脉络(玛十六21-二八20

随着本主日的福音(玛十六21-27),我们进入玛窦福音的第二部份。玛十六21的经文明显地标示出耶稣公开生活的重大转折:「从那时起,耶稣就开始向门徒说明: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 ……」。这里所谓的「必须」,说明这个转变是来自于天主的旨意。耶稣开始踏上前往耶路撒冷的路,这是一条把祂带向苦难和死亡的道路,但最后却按着天主的旨意导向复活的道路。玛窦将这条走向耶路撒冷的道路,借着耶稣三次预告苦难和复活(十六21;十七22;二十17)分成三段。从二十一章开始便是耶稣在耶路撒冷的日子,他的末世言论(二四~二五)、受难历史(二六~二七)以及复活的报导(二八)。

预言苦难、死亡和复活(21

耶稣预言自己将受难、死亡、然后要复活。这个预言一方面是向门徒启示天主的旨意,另一方面也是对伯多禄的信仰宣示「你是默西亚,永生天主之子」(玛十六16)提出必要的补充。基督徒的默西亚和犹太人传统所期待的默西亚不同,他「必须」走向苦难和死亡。

福音指出「耶稣开始向门徒说明 ……」表示耶稣是透过这个预言教导门徒;玛窦强调耶稣现在开始走向耶路撒冷,在那里要经验到和先知们一样的命运(二三37);对耶稣的死亡应该负责的是犹太领导阶层:长老、司祭长和经师们;但是这一切消极因素并非最后的结局,相反地,最后天主将要使耶稣复活。

耶稣采用了「必须」一词来预告自己的苦难及复活,表明出这个预言的先知性以及末世性的特征,其最终的根源是天主的旨意。耶稣在开始走上这条道路之时,清楚地向门徒预告-虽然在当时他们尚没有能力了解这一切 表示耶稣并非盲目的接受命运;相反地,祂自己知道,而且自愿接受这一切。

伯多禄的阻挠(22-23

虽然在这段福音之前的故事中提到,伯多禄得到来自天主的特殊启示,明认耶稣是天主子(玛十六17),但他仍然是一个人,也只有人的想法,因此企图说服耶稣脱离受难的思想。耶稣却严厉地责斥伯多禄!对耶稣而言,伯多禄成为诱惑者,就如在旷野中的「撒殚」一样(玛四10);耶稣甚至说伯多禄是绊脚石,这个说法可能是故意的和教会的「盘石」相对立(玛十六18)。

在玛窦福音中,伯多禄似乎一直在天主的召叫和人性的软弱之间挣扎(参阅玛十四28-31)。他成为门徒们的典型代表,他们一直处于信仰的服从与人性的自我膨胀之间摆荡。他们是活生生的例子,提醒教会团体警惕小心,而能稳妥地在天主的道路上行走。

十字架与生命(24-26

谁愿意跟随耶稣,应该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他,谁若为了耶稣而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这样的话在「福传言论」中已出现过(玛十38-39)。但在这段经文中,这些话的对象并非受派遣去传福音者(玛十5;十一1),而是耶稣门徒的团体。对玛窦而言,他们代表着日后的教会团体,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随耶稣。经文更进一步的诠释,「背起自己的十字架」的意义就是「弃绝自己」!门徒们为了完全地跟随耶稣,应该完全地舍弃自己。

「弃绝自己」的意义当然包含放弃世上的财富、名声或权力,但真正的关键在于放弃「自我」!唯有如此,才能如同被钉的耶稣一样,完全地被天主接受,这也就是因耶稣的缘故失去性命,并在天主内获得性命。生命的经验告诉人们,在死亡时,任何人都必须留下自己所拥有的产业,孤独地到天主面前,人真正该重视的是如何在天主前交账,领取永恒的赏报。

人子的审判(27-28

每个人都将按其作为受到审判,这是深深植根于雅威信仰的传统信念。玛窦引用这个思想,目的在于鼓励耶稣的门徒们,忠实地在十字架道路上跟随耶稣。所谓「站在这里的人中,有些人在未尝到死味之前,必要看见人子来到自己的国里」,是一种先知性的话语,其目的并非在预言末世来临的日期,而是在一种鼓励、警告与安慰的观点下说出的话。在玛窦福音的脉络中,这个「人子再来」的预言的功能,在于引出下一段「耶稣显圣容」的报导:一些门徒幸运地预先看见耶稣在光荣中显现(玛十七1-9)。

综合反省

耶稣的道路也就是天主子和默西亚的道路,是一条将祂自己、和一切跟随祂的人导引入自我贬抑、直到死亡的路。不仅是对伯多禄,而且是对一切人而言,这条路都是难以接受的。但是,谁若不了解、不接受这条道路,就没有体会「天主的事」(玛十六23)。耶稣一生的经历给我们指出,人的救援以及世界的救援就在于祂所走的十字架的道路,这条道路也成为日后基督徒宣讲的核心讯息(参阅:格前一1-25)。

《香港思高》玛 16:21-27

21节:耶稣必须上耶路撒冷去

21 从那时起,耶稣就开绐向门徒说明: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要由长老、司祭长和经师们受到许多痛苦,并将被杀,但第三天要复活。

「从那时起,耶稣就开绐。」这句话跟4:17,即玛窦用来标志耶稣受完试探后的转变。当时,耶稣开始宣讲:「你们悔改罢!因为天国临近了。」现在,他开始向门徒说明:他要受苦和死亡。

伯多禄刚宣认耶稣为默西亚,耶稣也因他的信德宣认而祝福他。然而,耶稣吩咐门徒不要对任何人说,因为他们仍未明白默西亚身份的意义。他们依然以为默西亚是战士-君王,好像达味一样。在21节,耶稣给他们概述应对默西亚有什么期望,而这正好是相反他们的期望。

「耶稣就开绐向门徒说明。」他将再三告诉门徒,因为他们不能掌握到他的话。直至他们看到复活的基督,这个真理才开始突破他们先前的理解。

「他必须(希腊文:dei)上耶路撒冷去。」Dei一字使人想到天主的旨意。耶稣必须上耶路撒冷,完成天主赋予的使命。他来是为拯救世界,而耶路撒冷对于他的使命是重要的。不去耶路撒冷,就是损害他要来做的一切。「在较早前先知们面临死亡的地点(参阅23:37),圣城将再次成为不神圣的城」(Gardner)。

耶稣要「受到许多痛苦」(21节)。依53:4-6提出受苦仆人的概念,所以,对于门徒来说,这概念不应是完全陌生的──但它看来又似是这样。他们好像发现这个理想的政治候选人突然宣布,为达成他的目标,他必须先被刺杀(Long, 189)。这概念不只是令人震惊,甚至是荒谬的。一个死人怎能救人?如果默西亚不能救自己,他怎能救人?如果死亡在某程度上是必要的,那么,为什么默西亚要接受十字架这不光彩的死亡,而不是光荣地战死沙场?

耶稣「要由长老、司祭长和经师们」受苦。这三类人组成公议会,即犹太人的最高法院。这样,不是最坏的人要杀害耶稣,而是最好的精英要杀害他。他们没有法律权威来判处某人死刑,但会代表整个民族来决定耶稣必须死亡。他们将说服人民支持向耶稣施行死刑,也说服罗马人执行。

「但第三天要复活。」耶稣预言自己的死亡,这是如此令人惊讶,以致好像一块磁石,吸住了我们的一切注意力。当耶稣预言他的复活时,门徒们可能已没有听到。他们仍集中于「被杀」这句话。「这也可以完全理解的。犹太著作很多时谈及死者的最终复活,但没有提到单一个殉道者的复活」(Hare, 194)。

22节:主,千万不可!

22 伯多禄便拉耶稣到一边,谏责他说:「主,千万不可!这事绝不会临到你身上!」

「伯多禄便拉耶稣到一边,谏责他。」伯多禄刚才如此肯定地相信耶稣是默西亚,但不能明白这戏剧性的消息。他已顾及体面,把耶稣拉到一边来谏责,而不是公开谏责。伯多禄的谏责是友善的,但毕竟是谏责。

尽管伯多禄称耶稣为主,但他待耶稣如一位需要帮助的主。他谏责耶稣,正如耶稣叱责风和海(8:26),和叱责魔鬼(17:18)一样,三处地方都采用同一个希腊字(epitimao)。伯多禄以最强烈的语言来驳斥耶稣的话。刚才把主奉为天主(16:16)的门徒,现在却违抗他。

「当伯多禄谏责耶稣,他越过了作为门徒应有的界限。纠正老师是罕见的……而有些智者相信,即使在老师面前教授法律,也会遭到天谴……门徒『跟随』(玛8;22; 9:9-10; 10:38; 19:21)老师,按字面的意思,他们在走路时因出于尊敬而保持在老师背后」(Keener, 274)。

我们不应因伯多禄未能明了而感到惊讶。「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这为犹太人固然是绊脚石,为外邦人是愚妄」(格前1:23)。在十字架上的德能和智慧(格前1:24),要待伯多禄见过复活的基督后才看得到。

23节:撒殚,退到我后面去!

23 耶稣转身对伯多禄说:「撒殚,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

耶稣转过来与伯多禄面对面,这听来伯多禄一直在他后面。「撒殚,退到我后面去!」现在,耶稣要求伯多禄在精神上和在身体上退到他后面。

耶稣的说话相似他结束在旷野受试探时,给撒旦的响应:「去罢!撒殚!」其中的分别是,耶稣命令撒殚离开,却便令伯多退到应有的位置,即在耶稣后面。这是门徒的位置──在师傅后面──跟随师傅。当伯多禄把耶稣拉到一边,谏责他,他就是走到耶稣前面,先发制人,企图带领耶稣走另一条路。站在耶稣面前,盘石顿时变成了绊脚石(希腊文:skandalon)。更糟糕的是,他变成了撒殚。「撒殚就是引领我们离开上主道路的力量」(Barclay, 164),这正是伯多禄所做的──企图使耶稣偏离天主所给予的、要接受十字架的道路。

「撒殚,退到我后面去!」在这次事件中,伯多禄变成了撒殚──试探者。正如撒殚企图说服耶稣走容易的路(把这些石头变成饼──以壮观的场面来表现自已──你俯伏朝拜我,我必把这一切交给你),现在,伯多禄呼吁耶稣放弃那导向十字架的狭路,而走上那导向……的大路。但是,耶稣经已教训我们,大路导入丧亡,但狭路则导向生命(7:13-14)。

「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那不是伯多禄的看法。伯多禄明白耶稣是默西亚,只不过企图阻止他在软弱的时刻破坏一切。伯多禄想默西亚成功。伯多禄对于使命的构想是曲解的,而他企图把自己的构想迭加在天主的构想之上。

24-26节:谁若愿意跟随我

24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 25因为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的原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 26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或者,人还能拿什么作为自己灵魂的代价?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24节)。耶稣不再向伯多禄讲话。在马尔谷福音,他是向群众讲话。这个转变虽是微细却是重要的。玛窦描述耶稣的辣彼的角色,教导门徒认识门徒职的意义,并告诉他们,十字架就在前面,不仅为他,也是为他们的。

耶稣叫门徒度受过训练的生活。「谁若愿意跟随我」(希腊文:thelei opiso mou elthein)(24节)。这些门徒在较早前舍弃了一切,跟随耶稣。现在,耶稣邀请他们根据新的资料而重新评估自己的抉择。他们以为跟随耶稣,就是迈向光荣的道路,但他现在告诉他们,这是自我弃绝和十字架的路。

「该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24节)。耶稣所提到的弃绝自己并不于掌握。他首先提及弃绝自己,但这不过是开始。「只是舍弃东西并不使人成为基督徒;它只会使人空虚」(Boring, 352)。耶稣也期望门徒背负十字架。十字架是一个人死亡的地方。故事的结局?

这不是故事的结局!「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希腊文:psuchen),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的原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25节)。在本福音,耶稣自起初已教导大逆转。他在山中圣训的首句话就是:「神贫的人是有福的。」现世的价值观并不适用于天国。在这里,天主赏报弃绝自己和背负十字架的人。天主的目的,不是要拒绝给我们生命,而是赐予生命。「耶稣不是反对我们的性命,而是反对过份关注自己的性命」(Bruner, 593)。

做门徒的意义是逐渐呈现。门徒在开始跟随耶稣时,并不完全理解做门徒的意义。现在,即使耶稣清楚指出有什么摆在前面,他们仍未能明白。耶稣已告诉他们,有什么展现在他们眼前,但他们仍未明白。耶稣已告诉他们,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要由长老、司祭长和经师们受到许多痛苦,并将被杀,但第三天要复活」(21节)。无论如何,门徒不明了,而且在它发生时会感到惊讶。

背负十字架的赏报,就是生命。耶稣说生命是什么意义?当我们首先开始背起十字架和跟随耶稣,基督徒生命就此开始,连带代价和赏报:

_ 谁愿意为基督的原故而丧失生命的,不会害怕死亡。

_ 谁认为基督比财富更加重要的,不会受物质主义的奴役。

_ 谁抗拒诱惑,会发觉自己在下一次诱惑出现时更加坚强。

_ 谁在诱惑前仍保持完整的,可以从容面对自己。

_ 谁愿意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而牺牲自己的娱乐,将肯定自我的价值。

但是,耶稣进一步警告我们,自私的人要度不圆满的生活。这里也有审判──天堂与地狱──的议题。耶稣给我们描述,这些人最终只会发觉已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又得不到所需要的一切。我们想起拉匝禄与富翁的比喻(路16:19-31)──他们各自所经验的大逆转──分隔他们之间的鸿沟──富翁的绝望。

27节:人子要同他的天使降来

27 因为将来人子要在他父的光荣中同他的天使降来,那时,他要按照每人的行为予以赏报。

「因为将来人子要在他父的光荣中同他的天使降来」(27节)。在本福音里,人子是耶稣最普通的称号。他「要按照每人的行为予以赏报」(希腊文:ten praxin autou)。这既是警告,也是应许。为那些企图保存生命和中饱私囊的人,这是警告。为那些愿意为了耶稣的原故事丧失性命的,这便是应许。玛25:31-46让我们知道,天主将按照我们给有需要的人的善行来审判我们。耶稣在这两段经文中清楚指出,我们的信德必须展现在善行之上。我们的救恩要视乎所作的善行。这概念重复在新约中出现(罗2:6;格后11:15;弟后4:14;伯前1:17;默2:23; 18:6; 20:12-23; 22:12)。

问题是:耶稣是否谈及第二次来临,抑或是其他事件。事实上,本福音可能是在耶稣复活几十年后成书的。这意味着玛窦知道,第二次降临不会在耶稣升天后不久发生的。经文所提出人子的来临,可能是指耶稣显圣容;因为显圣容就是紧接着本福音课的(17:1-8),因此,所指的也可能是耶稣复活,或五旬节,或耶路撒冷被毁。「耶稣所讲的来临,不大可能是第二次降来;他一直拒绝订下日子,而他也明确表示,他不知道末日在什么时候来到(24:36)」(Morris, 434)。玛24:14也有启发性的,因为耶稣说,「天国的福音必先在全世界宣讲,给万民作证;然后结局纔会来到。」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你是伯多禄,在这盘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

甲年常年期第廿一 / 廿二主日

福音:玛窦福音 16:13-2016:21-28

大家乍看即可发现,今次我把两个主日的福音放在一起,毕竟其实那只是一件事件,只是礼仪将之分成两部分。为了更连贯地了解整段福音,将之化零为整是我想要采用的方法。

今时今日,在基督宗教的众宗派当中,似乎只有天主教仍对教宗作为伯多禄继承者的说法深信不疑,而别的宗派对此或不闻不问,或嗤之以鼻。而今天的这福音选段,是支持说法的圣经论据之一。无论如何,让作为天主教徒的我们,细心理解福音中字里行间的真义。

作为对观福音中的一本,《玛窦福音》中的情节大多数都可在别的对观福音中找到,唯独是从16-19节耶稣与伯多禄之间的对答为《玛窦福音》所独有。尤有甚者,在经外的众福音文体中亦找不到类似的内容。可见这是玛窦团体的传统所独有的。

更甚的是,这段福音中充满着耶稣当时的通俗语言──亚拉美文。例如:福音中「约纳的儿子西满」(17节),标准的希腊文该作「ho huios tou Iōna」,但其实手抄本上的原文却是「Bariōna」,这并非希腊文,而是亚拉美文。

为甚么要查究这些原文本字的来由?其实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若果文中出现的是亚拉美文,证明这段福音的传统较《玛窦福音》更早就已流传。我们这两个主日所读的,并非《玛窦福音》成书是才有所记载的事,《玛窦福音》的作者是取材于他已有所听闻的传统。

那么,究竟这个传统从何以来?有说是直接从耶稣口中而来,毕竟亚拉美文就是加里肋亚的流通方言;又有说是从安提约基亚教会而来,因为那是由伯多禄所建立的。对学者来说,这些议题都非常有趣。但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还在后头。

先举个例,罗马主教(教宗)对我们天主教徒来说都相当重要,没错。但容我一问,先教宗真福若望保禄二世的前任教宗是谁?未必人人能够回答。情况于此亦相近。伯多禄约在公元60年殉道,但玛窦福音却约在公元85年方才成书,究竟伯多禄在玛窦团体心目中是何许人物,致使他们在他死后25年,仍然在为自己的信仰团体把信仰内容记录成书的同时,把一个更早就存在的传统加插其中?个中原因,或许显而易见。(顺带一提,先教宗真福若望保禄二世的前任教宗,就是若望保禄一世)。

回到福音当中。事件发生在「斐理伯的西泽勒雅」(13节),它位于加里肋亚湖的北面,在丹(Dan)的领土内,邻近赫尔孟山。根据耶稣对伯多禄所说的话,即:「约纳的儿子西满,你是有福的,因为不是肉和血启示了你,而是我在天之父」(17节),换言之,他在那里获得了天主的启示。对于这个地名,其实当时的犹太人并不陌生。因为在当时非常流行的犹太教书藉,并往后被一些东正教会纳入其圣经之内的一卷书《哈诺客书》(顺带一提,哈诺客是诺厄的祖先)亦有提过这地方:「我曾到过丹这地方,并坐在它的湖泊之上,(丹就是在赫尔孟的西南面),我在念着怀念他们的祷词时睡着了。请看,一个梦临到我身上,一个神视临到我身上」(哈诺客一书13:7-8;拙译)。

至于西满被称为「盘石」,很可能与他的性格──稳如盘石(rocky)──有关。其实「伯多禄」这名字,本就解作「盘石」,其希腊原文作「petra」,本为阴性词,但为了用来作男士的名字,阳化为「petros」,「伯多禄」就是此字的音译。值得一提的是,早在耶稣确立西满为宗徒之长之前,在福音作者列出十二宗徒名字的时候,已经把西满称为伯多禄了(见10:2)。

此外,其实以石作为团体的根基,在《圣经》并非首见。《依撒意亚先知书》中就有这么一句:「你们追求正义,寻觅上主的人,请听我说:你们又细察那岩石,你们是从那上边凿下来的;要细察那石穴,你们是从那里挖出来的。你们要细察你们的父亲亚巴郎和产生你们的撒辣,因为当我召叫他时,只有他一人,但我祝福了他,使他繁盛」(51:1-2)。还有一个大家更熟悉的例子:「匠人弃而不用的废石,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咏118:22)。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观福音中不是所有盘石都是指伯多禄的。例如,在《玛窦福音》中,耶稣在说完「园户的比喻」后,这样总结:「耶稣对他们说:『匠人弃而不用的石头,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行所为,在我们眼中,神妙莫测』的这句经文,你们没有读过吗?」(21:42)。这里,盘石(基石)就是指耶稣基督自己(其他例子,见谷12:10;路20:17;宗4:11;伯前2:4, 7-8)。

至于天门圣钥,则取自《依撒意亚先知书》,先知依撒意亚向以色列的宫廷长舍纳布,他宫廷长之位将被厄里雅金所取代:「我要将达味家室的钥匙,放在他肩上;他开了,没有人能关;他关了,没有人能开。我要坚定他,有如钉在硬地里的木橛;他将成为自己家族荣誉的宝座」(22:22;则第廿一主日的读经一)。换言之,伯多禄就是成了耶稣天主国的首相(或总理,或国务卿,看你所取的行政模式)兼总管。

无论说的再多,我们都很难确定伯多禄在第一世纪时期在玛窦的团体中的具体位置,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初期教会中,伯多禄在信众心目中所占的地位,举足轻重。

然而,正在此时,耶稣首次预言了祂的苦难。已多次作为宗徒代表的伯多禄,劝阻耶稣。若果福音作者要是记录耶稣预言自己的苦难,那么,恐怕他也是在替门徒在耶稣被捕后的反应埋下伏笔,并把耶稣的苦难跟门徒后来要面对的苦难连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耶稣所列举的仇敌中,没有法利塞人;而在当时高居那些要位的,常是撒杜塞人。

作为基督徒的我们,要铭记于心的,是耶稣默西亚身份与苦难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正正是对这份关系的拒绝,使伯多禄从「盘石」沦为「绊脚石」。

不过,耶稣在16-19节对伯多禄所说的话,是伯多禄(教宗)职份的显然论据。我们分析过这段经文,知道它是属于比《玛窦福音》更早的教会传统。经文中,伯多禄身负重任,更好像成了十二人中的首领。从宗教改革,新教(我们惯称为基督教)的冒起而来,就教宗之位的大问题衍生出两个更深入的问题:伯多禄的首位性传到他的继任人吗?这首位性由罗马主教所延传吗?我们天主教徒的答案是肯定的!

约翰匹奇《

 

阎德龙《道亦有道》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

当我开始做神父的时候,我所服务的堂区有一个很热心的家庭,家中各成员都为圣堂做很多服务。当儿子完成中学后,父母悉心栽培他,安排他去外国升学。这儿子确实聪明,读书非常认真,二十多岁已取得博士学位,并瞬即觅得一份前途无可限量的工作。有这么一位出色的儿子,父母自然十分开心。一切看似顺顺利利之际,有一天,这儿子走路时忽然跌倒,他以为自己不小心,没加留意;后来类似的跌倒一再出现,于是他前往求诊,方发现脑内有一个瘤,这个瘤压着他的神经,需要动手术。手术后,那儿子再不能像以往般活动自如,大大影响他的日常生活。两日前,我收到这家庭的父亲来电,说儿子已离开人间。

这事件令我想起今日的福音,耶稣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玛1624)上述事件中的父母都问为甚么要他们背这十字架?他们辛苦供儿子读书,为甚么当儿子学业有成,天主竟在美好的时刻,夺去他的生命?无可否认,人人会有自己的打算,但天主的旨意却不是这样。

今日,上主透过罗马人书提醒我们:「献上你们的身体当作生活、圣洁和悦乐天主的祭品:这才是你们合理的敬礼。」(罗121)天主要求我们的不是家财万贯、学识渊博、才华出众或本领超凡,而是我们在生活中辨别祂的旨意,辨别甚么是悦乐天主的事、成全的事;将我们所做的一切光荣天主。当耶稣预言自己会受苦难,伯多禄曾强加阻止。他只愿意耶稣不用受苦,生活如常。他追求的可不是天主的旨意。伯多禄虽被立为宗徒之长和教会的盘石,仍免不了掉进自己所追求的圈套之中!

让我们从今日的圣言中,学习跟随天主的道路,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基督。基督曾许诺:「将来人子要在他父的光荣中同他的天使降来,那时,他要按照每人的行为予以赏报。」(玛1627

本周内,让我们各人反思一下:我真的愿意舍弃自己?甚么是我的十字架?我愿意献上自己身体作祭品吗?圣保禄宗徒说:「你们不可与此世同化,反而应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罗122),这就是舍弃自己生命的最佳脚注。让我们祈求天主赐与恩宠与力量,以履行祂的旨意,背起十字架跟随祂!

吴智勋《和平纶音》十字架的爱

上星期日的福音读经讲述伯多禄明认耶稣为基督、为天主子,揭开耶稣传道生涯新的一页。耶稣称赞他有福,并称他为盘石,着他带领教会。

踏入新的传道阶段,耶稣感到时机成熟,遂开始向门徒预言受苦。伯多禄以新领袖身份,把耶稣拉到一边劝阻,以为是得体,深明大义,以忠信仆人的身份去保护耶稣。结果他由先前得到耶稣的赞赏,变成捱骂;从手执天国钥匙的要人,沦为天国的敌人撒殚;从建立教会的盘石,变为耶稣的绊脚石。

伯多禄其实也相当无辜,他只怀着一般犹太人的期望:盼望有一天国家能恢复主权,而他们所期待的默西亚,就是一位能帮助他们复国的救星;一位要受苦的默西亚是不可思议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按以色列人的历史,真正来自天主的人战无不胜;倘若战败,是因为有人犯罪引致。默西亚既来自天主,当然不犯罪,天主必然处处保护他。如果他受苦,显示他不再来自天主。基于此简单的逻辑,伯多禄善意劝谏耶稣。

耶稣虽然斥责伯多禄,但非常有分寸,而且带有特别的讯息。当魔鬼诱惑耶稣朝拜他时,耶稣毫不留情地斥责:「撒殚,走开」;但斥责伯多禄时,耶稣则说:「撒殚,退到我后面去!」两者分别很大。真正的撒殚永不改变,永远与天主为敌;伯多禄受环境及民族期望所限制,不自觉地做了魔鬼的工具,故耶稣的斥责是警醒,是教育,告诉伯多禄他真正的地位是在后跟随祂,不要在祂前面,企图带领祂,因为在前反而碍手碍脚,成为绊脚石。

接下来耶稣指出,谁若愿意跟随祂,就该像祂一样背着十字架;这句话使背十字架成为基督徒的特征。当然,爱也是基督徒的特征,不过基督徒更应讲背十字架的爱。基督徒不光是在顺境中言爱,更强调逆境中的爱。诸事顺遂,有求必应,自是感激不尽,此时讲爱不难;相反地,头头碰着黑,天主好像对自己的祈求充耳不闻时,又能否同样地朗声言爱呢?

所以,停留在顺境中的爱总有危险性,十字架的爱才是彻底的基督徒的爱。十字架可能给人一种消极的感觉,以为压制自己、克苦、守斋、不言享受、不敢吃好的东西、不敢穿好的衣服等才算是背十字架。但真正的十字架是积极的,是向外流露的爱的表现。耶稣选择走十字架的道路,就是因为这是牺牲的爱的最高境界,而牺牲的爱最感人。

让我们体会今日福音中耶稣的要求,十字架的爱并非一般人的逻辑所能懂的,而是真正爱基督的人才领会得到;超越求福免祸的境界,我们才是成熟的基督徒。尝试问问自己能接受逆境中的爱、牺牲的爱、十字架的爱吗?如果仍然觉得勉强,就让耶稣斥责伯多禄的话警醒我们:「撒殚,退到我后面去!」

蔡惠民《天国驿站》美丽的蝴蝶

有一天,一个男孩发现挂在枝条上的虫茧露出了一点缺口,一只美丽的蝴蝶正努力破茧而出。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蝴蝶看来已筋疲力尽,无奈仍受困于茧内。因此,男孩决定要帮助蝴蝶一把。他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将虫茧剪开,蝴蝶便轻易爬了出来。细看之下,蝴蝶只有萎缩的身躯和卷缩的翅膀。起初男孩寄望蝴蝶的翅膀将会展开,身躯变得有力。不过,蝴蝶萎缩的身躯始终无力振翅高飞,终其一生,只能拖着卷缩的翅膀在地上爬行。男孩从未想过自己的善意反害了蝴蝶。原来蝴蝶破茧而出的挣扎,目的是逼使体内的养份流向翅膀,使翅膀有力开展,自由高飞。

很多人假设信仰生活应该是喜乐平安,恬静自然。几时遇到困扰、不安、忧虑或挣扎,直觉便以为这是信德薄弱的后果,心想只要多祈祷,加增信仰,烦恼便会得到化解。

不过,以耶肋米亚先知的经验为例,信仰的道路不一定是平坦安稳。首先,先知是在不情愿之下接受天主的邀请:「上主,你引诱了我,我让我自己受了你的引 诱;你确实比我强,你战胜了。」(209)先知的信仰旅程原来是充满抗拒和挣扎。保禄亦认为,作耶稣的门徒也不是一条安稳轻松的道路:「你们不可与此世同化,反而应该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为使你们能辨别甚么是天主的旨意。」(22)

同样,伯多禄也经过一番挣扎才明白跟随耶稣的代价。当他被立为宗徒之长不久,他便对耶稣所预言的挣扎、挫败,甚至被杀害提出异议:「主,千万不可,这事绝不会临到你身上!」(1622)但耶稣斥责他说:「撒殚,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1623)纵观前人的经验,跟随耶稣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甘愿放弃对舒适、安稳和嘉许的渴求,放弃物质社会的成功或幸福标准,并甘愿接受因爱而带来的承担与牺牲。

由此可见,信仰的记号绝不是一般人所假设的温馨、舒适、甚至浪漫,反之,跟随耶稣往往使人陷于惶恐,毫无安全感当中。尤其当我们完全信赖天主的时候,手中好像没有甚么可以抓紧时,天堂与地狱只是一线之差而已。

如果信仰的道路不是一条平坦大道,难怪耶稣在社会大众当中不容易找到认同。社会舆论喜欢质疑教会某些纪律或坚持过于严苛或不切实际。例如每当有神职人员的性丑闻曝光,司铎的独身传统照例又会引起责难;几时电视传来教宗老态毕现、行动不便的画面,恋栈权势的指摘又会不绝于耳;遇上教会为履行公义而逆流而上,高声疾呼时,不明其解者以为教会是争取出位,另有企图。

明白信仰的代价是一回事,愿意付出又是另一回事。这种贪图安逸,避免牺牲的想法也潜伏在教会群体内,伺机而动。面对信仰无止境的邀请,迂回曲折的道路,人总有疑惑软弱的一刻。为此,我们不需为教会内天下乌鸦一样黑的情况而沮丧。教会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好像伯多禄一样,纵有不明白,不想接受的时刻,但总不放弃相信。当耶稣责斥他的想法不是天主的想法后,他并无离开,而是退到耶稣后面去。虽然在惶恐中,他始终跟随耶稣进入耶路撒冷;虽然在昏睡中,他始终陪着耶稣在革责玛尼山园渡过惶恐的一夜;虽然躲在胆怯的人群中,他始终走在耶稣的苦路后面远远注视;虽然因出卖耶稣而满面羞惭,他始终在晚餐厅静候祂的显现。

如果天主愿意我们在信仰中挣扎而成长,刻意回避,只会使我们的生命变得萎缩无力。让我们不拒绝困难,因为困难使人变得坚强;让我们不逃避问题,因为问题的解决使人变得智慧。

陈日君《朝夕相随》做先知,就是这样

耶肋米亚先知的话听来好像对天主不敬:「你引诱了我,我上了你的当。」(读经一)不过我们也要同情他,天主给他的使命实在沉重:要他不断宣告灾祸,讲些别人不喜欢听的话;而且他又不能不讲,因为天主的话如烈火在他心中焚烧。

假先知报喜不报忧,但先知该讲天主要他讲的话。可惜忠言逆耳,耶肋米亚成了众人的眼中钉,先知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耶十五:18 中,先知向天主抱怨说:你好像是一条不常有水而变化无常的溪流。简直是说天主不忠?!耶稣在十字架上,不是也大声喊说:「主啊!你为甚么抛弃了我?」

耶十七:14 中,先知说:「世人对我说:上主的话在哪里?让它来吧!」他们向天主挑战,也向祂的先知挑战,天主却没有以奇迹来救他;正如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他们向祂挑战:「如果你是天主子,现在从十架上下来吧!」

宗徒们不能说耶稣引诱他们,或说他们上了当。耶稣并没有把真理隐瞒。本主日的福音可说是再坦白不过了。在耶稣培育宗徒的程序里,这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祂清楚地预言自己的苦难,也预言了宗徒们的命运。宗徒们听了一定摸不着头脑,他们还持着一个「天主大能百胜」的信念;伯多禄也绝无准备接受这样的启示。以人的角度(也以一位热爱师傅的门徒的角度)判断,他劝谏耶稣:千万不可。不久前被赞为盘石的伯多禄,这次却被斥责为绊脚石。人眼光中的得失,并不符合天主眼中的得失。

十字架的道理实太深奥:「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就算在耶稣复活后的今天,我们也不易了解这真理。

圣保禄在致罗马人书中,从第十二章开始讲论「基督徒应有的生活」,就用本主日读经二的两句话,综合了整套基督徒的伦理原则:「你们不可与这世界同化,反而应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

现代的教友恐怕不易接受保禄说的「不可与此世同化」。我们不是应该投入世界,和世界上所有人打成一片吗?

「世界」这两个字在圣经里有时指「人类」。天主这么爱世界,甚至赐了祂的圣子。圣子降生成人,居住人间。我们更该投入世界,关怀世界中每一位兄弟姊妹。

但「世界」有时指「一切反对天主的势力」,那末我们就该避离这个世界,「不与此世同化」。

我们不是刻意与众不同,自命清高,但我们不能认同那些反宗教、反伦理的心态,不能人云亦云。别人当天主不存在,以为可以为所欲为,我们不能苟同;别人以离婚再婚为常事,许多国家法律也认可,但我们知道这不是天主的原意;别人以所谓「社会的利益」为善恶的唯一标准,把堕胎及「安乐死」看为有效的方法,我们一定要坚决反对,因为这些人侵犯了天主对每个人绝对的生死之权。

逆流而行不是易事。耶肋米亚成了众人的笑柄。如果我们有时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也是意料中事,这是先知的命运。

但「不可与此世同化」只是指出了消极的一面,基督徒的基本态度是积极的:面向天主,献上自己的身体,「当作生活、圣洁和悦乐天主的祭品」。那是多么崇高的圣召,多么丰厚的福分!

薛恩博《台北辅神》撒殚,退到我后面去!

有谁还能想出比这更大的对照呢?伯多禄刚才庄严地明认耶稣是默西亚,生活的天主子,人民期盼已久的默西亚,把天主子民从束缚和压迫中解放出来的救世主。我们能体验到伯多禄宣认时的欣喜若狂,因为他道出了受苦的犹太人民的心声。

之后耶稣开始讲论完全不一样的内容:不是胜利或新的自由,而是即将发生的苦难和被杀。那对宗徒们,尤其是伯多禄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自相矛盾。如果耶稣被杀的话,祂怎么可能是救世主呢?如果祂自己都要面临许多痛苦的话,祂怎么可能还是要把人民从无止境的苦难中解救出来的那一位呢?

这一切在人性上非常顺理成章,所以伯多禄急不可待地要做耶稣分派给他的任务:绝不可能!天主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祢身上!默西亚、救世主,是要去战胜,不是去受苦;祂要去解放,不是去死亡。伯多禄要保护耶稣,不让祂受苦,那就是为甚么他会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祂。

圣经中几乎找不出其它任何一个章节,耶稣像这一刻那么迫切地、严厉地反应:「你这个撒殚,滚开,退到我后面去!」(这才是最忠实原意的翻译。)伯多禄是撒殚?就是稍早刚被耶稣指定为教会盘石的那位伯多禄?他试图阻挠耶稣的路途,所以深深地触怒了祂。你居然要让我跌倒!耶稣叫伯多禄撒殚,因为撒殚就是这样在沙漠中诱惑了祂,故意想让祂偏离祂的路途。

但是跟祂对付魔鬼的方法不同的是,耶稣没有把伯多禄赶走,祂发出严厉的警告:退到我后面去;跟随我,因为你的想法不是天主的想法;你的自由、喜乐、救恩概念是人的概念,而不是天主的计划。

我能同情伯多禄,他出发点很好,他不愿意看到自己敬爱的师傅受苦受难。然而事关重大,耶稣不能让伯多禄以及其他要做祂门徒的人轻松脱免教训。这要求我们彻头彻尾地改变思维方式!在正常状态下,凡事都会拒绝痛苦和十字架。我们不是为十字架,而是为喜乐而被造。不过耶稣知道一条更深、更真的生命律,缺了它,就没有真幸福。这种生命律叫作自我否定!凡打着如意算盘搞自我实现的人,其实是在浪费生命。凡英勇无畏、慷慨解囊、视死如归的人,就会保全生命。耶稣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尽头,祂为我们所有的人,甚至祂的仇人,预许了祂的生命。正因为如此,祂的十字架成为希望的标记。

伯多禄修正了他的道路,跟随了耶稣,甚至最后也死在十字架上。他受刑的地点在尼罗的戏院,就是今天圣伯多禄大殿矗立的地方。同样在那里,伯多禄的继位者、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他从痛苦和十字架中获取力量,以希望和勇气面对人生最后一段的受苦生命,他准备好受苦的精神光耀四射。

徐锦尧《主日八分半》生经白刃头方贵

读经一: ( 20:7-9) :耶肋米亚先知无法拒绝代天主发

读经二: ( 12:1-2) :作悦乐天主的祭品

福 音: ( 16:21-27) :首次预言受难和复活;背十字架的必要

中国文化: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生经白刃头方贵,死葬黄花骨亦香。

耶稣开始对自己的门徒说:「谁若愿意跟随我,就该舍弃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谁若愿意保存自己的生命,反而会丧失生命;但是,谁若为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生命,反而会得到生命。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有甚么益处呢?人还能付出甚么代价来换回自己呢?」 ( 16:24-26)

生命有本、有末,有重要的、有次要的,我们一定要回到本源,找到最关键的东西。

有许多人曾经谈论过金钱能够做到和不能够做到的事。例如:金钱可以买到化妆品,但买不到青春;可以买到舒服的床,但买不到甜蜜的睡眠;可以买到婚姻,但买不到爱情;可以买到大屋,但买不到温暖的家。金钱甚至可以买到一大群酒肉朋友,但买不到知己良朋,买不到生死之交、莫逆之交。

在人生的本末中,青春是本,化妆品是末;睡眠、爱情是本,那张床和婚姻是末;友情和温暖之家都是本,而那些酒肉朋友,或者房子的大小,都不是绝对重要的。

「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而丧失了自己,有甚么益处?」传说有一位圣人听到这句话,于是舍弃了世界的荣华富贵,跟随耶稣、进了修道院。

生命很快完结,虽然这个生命很真实、很可爱,但到底亦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生命。近代一位诗人在纵论世间豪杰时,曾这样描写:不论是秦王、汉武,或唐宗、宋祖,或者是名震天下的成吉思汗,一切都 「俱往矣」 ,而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首词,充满豪气。它认为一切历史上的伟人,都消逝了;今日能够为历史掌舵的,就只有我,只有我们这一群人。

不过,无论写词人当日多么意气风发,今日在我们再读这首词的时候,在芸芸「俱往矣」的人中,不是也包括了诗人自己吗?

苏轼另有一首词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无论是甚么风流人物,一样会被浪花淘个净尽。

有一次,我返回出生之地大澳。晚上,我走到海边,看着大海,看着高山。多少年来,这个海、这个山,曾经见过多少兴亡,多少悲欢离合,但青山依旧,人物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你有机会到坟场去,你会见到无论是王侯将相,或者贩夫走卒,一律都会变成荒烟野蔓,走磷飞萤。

生命很快会过去。我们如何活这个生命,如何为我们的生命留下一些宝贵的记忆,使我们回忆时也会感到开心,感到不枉此生、无悔今生,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副黄花岗的对联这样说: 「生经白刃头方贵,死葬黄花骨亦香」 。若我们能够好好地生活,甚至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国家民族,以致连头也曾经被利刃砍掉了,这个头才是尊贵的。能够葬在黄花岗里,为革命而死,这副骨头也会发出特殊的芳香。

有人曾经问过我:「神父,假如你活到八十岁的时候,忽然发现并没有天主、没有永生,你会不会后悔竟然信了八十年,并为一个不存在的天主而奉献了自己呢?」

我当时毫不犹疑地回答:「不会后悔」。

因为这个信仰生命本身,或更具体来说,我在信仰中而度的这个生命,本身就是一个丰富、积极、有意义和多姿多采的生命。我活得比不少的人更充实、更灿烂;有没有神,有没有永生,并不影响,更不取消我这八十年来璀璨的生命。我会很高兴没有白白地活了这八十年,我已经可以无悔今生。

何况,在这生命道路的尽头,我知道有永生在等着我,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 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 ( 参考弟后 4:7-8)

无数圣人告诉我们,当我们在跟随耶稣时,会遇到困难,会遇到十字架。但如果我们能够舍弃自己,背着十字架跟随耶稣,甚至为了耶稣基督而丧失自己的生命,我们反而会得到生命,一个更加丰盛的生命、永恒的生命。

主耶稣,求你帮助我明白甚么叫做生命。在这个短暂的生命中,在我只能活一次的时候,求你教我如何去活这一次,怎样好好地去活这一次。

韩大辉《寒梅丹心》请求

公教报 2008831 3367

妈妈看见小儿在祈祷,便问:「你向天主请求甚么?」他答说:「每次都是我请求祂做这做那的,我决定今次轮到祂请求我!」

天主确有事请求我们的。「弟兄们!我以天主的仁慈请求你们!」保禄写致罗马人书,行笔至此,完成了最艰巨的神学论据,而进入总结部分。他心头再一次涌现天主的仁慈,这是他力量的泉源,现在他希望把这「泉源」传到读者的生命上:「献上你们的身体当作生活、圣洁和悦乐天主的祭品:这才是你们合理的敬礼。」

在这书信中,肉身和身体是两个不同的希腊字,两者泛指人的外在表现及其形骸肢体,但涵意却不同,前者是负面的,后者则是积极的。

肉身是指人软弱的一面,具不同的需要和欲情,容易受诱惑,保禄生动地,把罪恶描绘成阴险的霸主,眼见基督徒已离他的掣肘,便等候机会,再度攻击,而「肉身」正是有利罪恶的「桥头堡」。如果有人认为依靠梅瑟的法律便可离开罪恶,那便正中罪恶的奸计,因为人离不开软弱的肉身,有犯罪的倾向(罗七5),保禄说:「罪恶遂乘机借着诫命,在我内发动各种贪情」(罗七7)。甚至他大胆披露自己灵魂状况:「法律是属于神的,但我是属血肉的,已被卖给罪恶作奴隶。因为我不明白我作的是什么:我所愿意的,我偏不作;我所憎恨的,我反而去作。」(罗七14-15

基督来了,祂承担肉身的软弱,为使我们的肉身脱离罪恶,祂「带着罪恶肉身的形状,当作赎罪祭,天主在这肉身上定了罪恶的罪案」(罗八3)。如今人不再靠「法律」,而要信靠基督,随从圣神,人的肉身才有积极的意义,于此积极意义,保禄会用「身体」一词来表述。即使身体死亡,但圣神会使之复活(罗八11)。在有生之年,身体可用来献给天主作祭品(罗十二1),而且这祭品会具三个高尚的质素:生活的、圣洁的、悦乐天主的,而且成为「合理的敬礼」。可是,我们仍要小心,不可与此世同化,却以新的心思辨别行事的方针,有关天主的旨意,不可不做;有关善事,尽量多做;有关悦乐天主的事,用心去做;有关成全的事,不懈地做(罗十二2)。很自然地我们联同基督而形成一个身体(罗十二5)。

在负面和积极的张力中,人要将自己的身体活到卓越的地步,并不容易。在读经一,耶肋米亚先在一篇自白书上谈到自己的际遇:「上主,你引诱了我,我让我自己受了你的引诱;你确实比我强,你战胜了。我终日成为笑柄,人都嘲笑我」(耶二十7)。他把自己比作无知少女,天主比作美男来引诱他,自己却甘愿堕入引诱中,想不到这「美男」竟然施暴,使自己成为众人的笑柄。先知想摆脱祂,却感到祂的话如火一般在心中焚烧,「竭力抑制,亦不可能。」(耶二十9)这番话很巧妙地将人性的软弱衬托出圣言的力量,把天人的关系,即那种深情、缠绵和挣扎都披露无遗。

今天的福音也描述耶稣类似的感受。祂预言自己的苦难,伯多禄便谏责祂。虽然耶稣刚刚才称许祂得到天父的启示而宣认祂是默西亚、天主子,但这时耶稣却动起肝火:「撒殚,退到我后面去!...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玛十六23)这「肝火」并非冲着伯多禄而来,而是冲着耶稣自己,魔鬼看准祂肉身的软弱,并借着伯多禄的口,来诱惑耶稣,要祂拒绝这「受苦默西亚」的角色。为此耶稣喝道:「撒殚!」

今年教区唤醒我们贞洁生活的重要。不论已婚或独身的、年长或年幼的,都须守贞洁。肉身毕竟是软弱的,社会又满布诱惑,然而先知说,天主的话有无比的力量,保禄教我们信靠基督献上自己的身体,圣神自会强化我们。

君能洗尽尘世念,何处楼台无明月。

夏志诚《要你问答》甚么是献上?

公教报 2008831 3367

曾经听过一位神父说,他宁愿主持葬礼,也不愿主持婚礼,因为殡葬礼,结局已定,非常安心,而婚礼呢?几年之后,可能还有「手尾」!他说的并不假,以香港目前离婚数字是结婚数字的三分之一来看,也确令人担心。步入圣堂的新人,当然都做了个决定,但却很可能只是「试试看」的决定,不一定都愿意为对方真的献上自己。

不只是决定

我们的教区,近期每年都有约四千成人领洗入教,算是不错。可惜的是,领洗的人多,持续的人少,我在自己服务的堂区,做了个粗略的评估,发现领洗五年还返教会的,还不到一半!是不是他们中间不少也只是做了个「试试看」的决定,而没有为耶稣把自己献上?

在伯多禄劝谏耶稣的时候,他已是做了决定,离开家门来跟随耶稣的了。不过,他行事为人,还只是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求光荣,怕吃苦,因而被耶稣斥责。耶稣愿意他做个真正把自己献上的门徒,就是要「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玛十六24)。一次的决定是不够的,真的跟随,就要天天做决定!

身体作祭品

「把自己献上」是保禄的说法。他在惊叹天主的富饶和上智之后,接着邀请信友要献上「身体当作生活、圣洁和悦乐天主的祭品」(罗十二1)。主耶稣自己就是以「身体作为祭品」的典范,他上耶路撒冷,为维护真理,为彰显父的慈爱,义无反悔的承受痛苦,最后舍身捐躯。

每次参与感恩祭,我们听到他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你们大家拿去吃,这就是我的身体」,然后,他又说:「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领洗之后的路途是不容易走的,有来自教会支持的不足,团体的缺欠,以至自己的疏懒。不过,既然他已经不惜一切把自己献给我们,那么,我们还犹豫甚么呢?

变化自己

祭品是要被杀、被牺牲,才可以拿来祭献的。保禄的意思并不是要我们都去自杀,而是要我们在灵性上自杀:死于自我,活于基督。用罗马书的说法,就是「不可与此世同化,反而应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十二2)。

一周才难得一个星期日,世俗的看法当然是要好好利用来轻松娱乐一下,最少也要多睡一会。不过,如果我们把身体献上,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那么,我们就不会介意每个主日都早起返堂区,参与弥撒、服务团体,不但不介意,反而是满有动力,因为「在我心中就像有火在焚烧,蕴藏在我的骨髓内;我竭力抑制,亦不可能」(耶廿9)。

贫困无依的人,生活是很悲惨坎坷,按世俗的看法,那是他们的自己的事,政府又有政策,犯不着再管它甚么。不过,如果我们有更新的心思,能辨别什么是天主的旨意,也许我们会感到有需要挺身为他们执言,为无声者发声,即使我们「日日成为受侮辱和讥笑的因由」(耶廿8),也一无所惧。

结语

很多怨偶,在离婚当时,都会好像如梦初醒似的说:我当初就不知道他/她是这样子!当耶稣决意为我们而把自己献上时,他却是完全知道我们是怎样的。这才是真爱!

《圣神修院》走出生命的迷宫

公教报 第3210 期 2005828

生命是一个甚么的家伙,很多人活了多个年头也不能说个清楚;不少诗人墨客对她的描绘,可谓又爱又恨,人若没有生命就没有一页一页多采多姿的故事,但又由于有这个生命,带来不少遗憾和烦恼。可能至今,为很多人来说:「生命是个迷」……人为甚么生在世上,我们的要理问答给我们很清楚的回答:「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这正是福音「爱主爱人」的劝谕。但要活出这目标来谈何容易呢!

我们修院原是一个为青年人回应天主召叫,学习实践爱主爱人的地方,所以她亦是一个协助人思考生命和寻找方向的地方,所以计划在某处荒废的平地上放上一个迷宫的图案,让人在其中思索……「为甚么生在世上,我在哪里,我要向哪里走」。这个构思只是在设计时间,希望日后能成事,使人在这迷惑的生命中找到一点的亮光。

回到今天的福音中,伯多禄在这个生命的迷宫中,可谓不知如何自处,在前一阵子,他借着圣神的感动,说了些不是血肉有能力说到的话:「你是基督,永生天主之子」,耶稣称他有福,就在这福气上给了他地上和天上的权柄。可以说他与基督的关系上了一层楼,与基督的距离又接近了;但当耶稣随后说明十字架的奥迹时,他的反应是劝谏耶稣「主啊,千万不可这样!这事绝不可能临到你身上」,耶稣给他说他是撒旦,退到后面……在同一光景,本由天父所启示的一位,摇身一变成绊脚石,因他只体会人的事,而不是天主的事。由明明朝向基督的方向,突然成为背离基督的一位,生命好像跌落一个迷宫中似的……问:我走错了吗?这份迷茫可以说是他未体会十字架的奥迹和在逾越的过程中是必须的,他的身心并未准备好去面对基督对他生命邀请的严肃、认真和绝对性,邀请他走上十字架的道路,这才真的找到生命的意义和终向。虽然如此,耶稣对祂所拣选的人自有方法,为使他们成为更忠诚的朋友和追随者。

在这个生命的迷宫中,耶稣好像给了我们一个能达至永生的戒律「谁要保存自己的生命,反而会丧失生命……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有什么益处呢」?假若这是达至永生的途径,循着这个方向,自会找到迷宫的终点。所以保禄在今天的致罗马人书指出若要达到永生的终点:就要辨别天主的旨意,致力美善的事、悦乐天主的事和追寻完美无缺的事。

这个寻找生命的过程不是单靠人的努力或才智就能得到的,若非上主的启示、吸引和邀请,无人能体会这位造世赎世的天主与人的关系。今天第一篇圣经中,耶肋米亚先知用一个很特别的形容词去描写:迷惑。他说就算「我不再理会祂,不再以祂的名字发言」,这也不能叫他的五内和骨髓安宁,怎样控制也不能忍受……这就是迷惑的后果。与其说这是迷惑,不如说这是来自上主不可拒绝的邀请,当上主在祂的自由中拣选了人回应他的召唤时,那人无论怎样逃避或否认也不能改变这事实。所以耶肋米亚说了这句心服口服的话:「你此我强,你战胜了我」。在这个情况中人才真正明白谁是他生命的真正主宰和救赎者……伯多禄就在他的跌跌踫踫的经历中学习真正的死于自我,放下自己的想法,学习信赖和承行天主的旨意,最后如基督般为「爱主爱人」而死在十字架上。这他才明白「谁要保存自己的生命,反而会丧失生……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有什么益处呢?」的真正道理,走出生命的迷宫,在这尽头找到生命的答案和意义——耶稣基督。

祷文:全能永生的天主圣父,感谢你启示我们认识你、爱慕你,求你光照我们心灵的眼目,不被此世同化,以更新的心改变自己,好能在爱主爱人的道路上成全与成圣,在生命旅途的终结时,与基督在你内合而为一,你是天主永生永王。亚孟。

《教友生活周刊》祂要复活!

有时我会觉得要传是谈何容易!因为我们不能向人推销说信耶稣就会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心想事成。虽然我们说信耶稣得永生,但永生那么遥远,那么不切实际。而今天的谈经更令人难于相信是「福音」:信耶稣还要舍弃自己背十字架!这样的「福音」有谁会来听?我们不是郣想远离十字架和痛苦吗?基督宗教以外的宗教有一套能脱痛苦的教义。有的说要禁欲,因为欲望无法满足是痛苦之源;有的说要通过不知多少次的轮回,有的说要适循一套方法,沉入静坐默想…基督宗教却相反,神降成人为的正是受苦,且比其他任何人受苦更多!基督宗教说从痛苦中获解救的方法不是消灭「自我」,而是为别人「奉献」自我,而「奉献」意味十字架。

今天福音中的伯多禄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他听到主耶稣预言受苦之后,立即就认为受苦和死亡是坏事,「不该临到主耶稣身上」。万万没有想到耶稣反而斥责他说:「撒殚,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这些话语使我们我们想起主耶稣四十天守 祈祷后受到魔鬼诱惑的那一幕,魔鬼三次诱惑耶稣的居心,就是要提醒耶稣祂是天主子默西亚,有大能,可以不要受苦,不要十字架。撒殚很清楚十字架代表的是什么。十字架代表的是「爱」,而唯一能打败撒殚的也正是「爱」,撒殚千方百计诱惑耶稣放弃十字架是因为耶稣走十字架之日,正是撒殚被征服之时!最后耶稣战胜诱惑,命令撒殚走开!(玛4:10)但路加福音提到魔鬼只是暂时离开,再等机会。所以在主耶稣三年传教生涯里,魔鬼常伺机诱惑耶稣。今天牠就利用伯多禄「用人的观念看痛苦」的弱点,藉伯多禄的口说那句话。但机警的耶稣听到的虽是出自伯多禄的口,意识到的却是魔鬼的居心,所以祂冲着伯多禄直斥「撒殚,走开!」并趁机给门徒们上了一堂难以消化的课:「如果人要做祂的门徒,该舍弃自己,背他的十字架。谁若想保全自己的生命,反而丧失生命;但谁若为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生命,反而得到生命…」这真是天主的而不是人的标准!人的看法叫我们:「追求快乐,好好享受,安安逸逸地生活」,而耶稣给我们的教导却是:幸福来自接受痛苦,喜乐来自接受哀伤,生命来自接受死亡。而且唯一动机是「为了我的缘故」因为为了基督的缘故,痛苦和死亡都变得可以接受,痛苦会被提升,十字架会变成生命树!

为什么天主一定要求通过痛苦才获得真幸福?到最后这是一个只有在天上才能完全明白的奥秘。但绝对不是因为天主高兴我们受苦,祂绝对不高兴看到祂的圣子在十字架上受苦,但确实,痛苦和十字架不单能衡量我们有多成熟,更是爱的唯一试金石。在我们的受到罪恶污染损害了的世界,我们被召叫去爱的对象不是都很可爱完美的,我们真诚的爱可能会受到别人的误会,拒绝,甚至讥笑,诬蔑和打击,(就如第一篇读经里的耶肋米亚光知。他被天主:引诱「去向以色列人讲真理之言,但得到的是侮辱和讥笑。)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不继续去爱?继续讲真理之言?还是撒手不管了,乐得安静舒适,甚至与这世界同化(第二读经)?这就是主耶稣今天背十字架上去。主耶稣自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基督宗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宗教,她挑战我们真正去爱。但如果我们感到背十字架是很难的话,我们不是唯一如此的人。主耶稣自己就多少次不想喝那「苦杯」!唯一能给我们动力,坚持继续做基督徒,「为了祂」背起我们每天的十字架,与基督共苦的,是主耶稣今天福音里预言祂要受苦以后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伯多禄没听明白的一句话):祂要复活!

一粒砂《漫步福音》从艰辛到辉煌

全球将目光从七月份在悉尼的世青圣会转向八月份在北京的奥运盛会。各大媒体急切等待着2008年的88日晚8时即将拉开的奥运盛幕。当秒表倒计时停止的一剎那,第29届世界奥运会在北京夜空拉开序幕。承载着数千年历史及丰富文化的文艺演出,让全球人们赞叹不已:2008位大型击鼓起舞队员首先邀请人们以欢快的心情迎接这个将载入世界历史的时刻;活字拼排「和」的技艺象征着中国古老文化与现代科技的融合,以及国人向往全球人类和平相处的美好愿望;极富空间想象力的焰火大脚印使整个北京上空成为舞台;立体五环新颖独特地设计宣告奥运史上美好一页的开始;一首类似交响乐的奥运主题歌《You and Me》牵动着千千万万观众的心弦;火炬手踏着背景音乐的旋律腾空急奔,所到之处为鸟巢顶层的画卷揭开容貌,火炬一触生辉的景色使奥运会场上下浑然一体。奥运开幕仪式以崭新的艺术风格,以现代化高科技方式将中华远古的历史文化展现于世界。有人说,雾天中的鸟巢彷佛让人置于超越时空的魔幻境地。这足够表现出历经千百创伤的中华民族辉煌地发展成绩,标志着中华儿女不易气馁的坚强意志,虽然生活中失意多多,但这一切使每一个中国人对祖国、对社会充满信心,对未来、对生活充满展望。

中国有今天的绚烂,不能忘记背后的艰辛。「吃得苦中苦,才有甜上甜」。用我们教会的言语来讲,中国今日的辉煌来自于她历代背负十字架的艰辛与勇敢。

艰辛的中国人

最近我读了两本书:Jung ChangWild Swans《鸿》与Li Cunxin Maos Last Dancer《舞》。它们都是以作者自己的真实见闻与切身经历写出的关于中国20 年代的变相历史书。作品中所描述的时代背景和文化生活,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困苦中个人必胜信念的执着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都反映出国人的智慧与拚搏以及中国的成长。虽然那时代的人们接受了某些可笑与尴尬的教育,承担了很多无知与艰辛的痛苦,背负了难明与耻辱的十字架,但他们那颗坚强深挚的中国心,不死不灭的民族气质,还有奋发图强的必胜信念,在这两部作品中惟妙惟肖地彰显无疑,两位作者最终都赢得了这一切之后必然的美好幸福结局:Jung Chang 成为第一位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人;Li Cunxin成为国际间最出名的舞蹈家之一。

坚信的基督徒

设想,有一天你生命中非常敬重心爱的一个人对你说:「我要去一个地方,受到很多人的嘲笑愚弄,鞭打脚踢,背负沉重的十字架,还要被定死在上面,但我第三天要复活!」大概不等他说完你就很快阻止了他,「怎么能这样?」 只因为你不希望这些残忍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复活与否暂且不论,但为何复活以前要有这样的苦痛呢?今日的伯多禄就置身于这样的情景当中。他心爱敬重的师傅对他说了以上的话,他的反应如同你的一样,不愿意接受这类事情竟能发生到耶稣身上,他回答:「主,千万不可!这决不会临到你身上。」出乎他意料的是,耶稣不但没有安慰伯多禄,反而称他为撒旦,并责斥他说:「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如果你是伯多禄,你大概会更茫然的想:「难道天主的事就是要他这样残忍地受苦受死吗?」这个反问完全成立,但答案却是肯定的:「是的!天主的旨意就在于此。他知道他派遣了他的儿子来要完成何等使命,他也知道他的儿子应该如何完成这个使命。他的苦难圣死不仅为他赢得回归父家,坐于天父右边的永恒,更为人类开启永生福乐之大门。」耶稣经历了尘世间的艰辛度日,经历了人与人之间爱的缺乏,经历了掌权当局的心冷手剑,经历了苦架的沉重与茨冠的锋利,经历了铁钉的刺骨与醋酸胆苦,如此完成了他的使命,用这一切为人类换来了永久的辉煌——复活的生命。基督如此背负十字架,为获得永恒,基督徒也应如此,好能分享这份永恒。

结语

我相信中国有千千万万的Jung Chang Li Cunxin,经历了生命中的艰辛与冒险,最终迎来了他们生命的灿烂曙光。正是这样每一位中国人,参与着谱写中国历史的每一页,谱写类似奥运开幕现场那样雄伟壮观的每一页。我更相信,信仰并追随基督的每一位对自己永恒生命的获取,在于她/他在基督内的坚强信德,同时更在于她/他勇于参与基督苦难受死的奥迹。

世间上有种种痛苦与艰辛,但谁说这个世界没有希望?谁说这个世界失去了她的魅力?世界是美好的,充满希望的!祝愿每一位主内的兄弟姊妹能在这美好的世界中,克服艰难困苦,创造自己美丽的人生,并能有意义地生活出来,为世界、为国家、为社会、为同胞、为自己迎接辉煌,并赚取永恒的生命。

阿尔贝.范诺怡《主日弥撒读经》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作者:耶稣会枢机主教

(2079;罗马1212;玛窦162127)

在本主日福音中耶稣第一次预言自己的受难。在伯多禄刚刚宣认「基督,天主之子」后,耶稣开始预言自己的受难。伯多禄反对这种前景。与耶稣和伯多禄之间的紧张关系对比,第一篇读经向我们展示了耶肋米亚灵魂深处的冲突。第二篇读经是保禄致罗马人书信中长篇训道词的开始,邀请我们将自己的身体当作活的祭献,而完满地与耶稣的苦难结合。

耶肋米亚处于一种非常困难的环境中,这在他的「耶肋米亚告白书」若干章节中表达了出来。先知向天主抱怨:「上主,你诱惑了我,我让我自己受了你的诱惑」。

然后他说自己成为天天被人嘲弄的对象,每个人都讥笑侮辱他,因为他总是预言灾难、暴力和压迫。人们不想再听他说话了。耶肋米亚希望从这种内心的冲突中走出去。但是这却不可能,因为天主的话,先知性启示,如同烈火在他心内焚烧,使他不可能将这些话包藏在心里。

耶肋米亚的这种情况与说明耶稣走向自己的苦难的本篇福音部分地相对应。他从来没有抱怨过这种命运,甚至在福音中有一节表示他渴望面对这恶的决定性战斗。(路加1250)。

但是伯多禄反对这种未来。他不久前才以无限激情宣告了耶稣默西亚身份和神性,充满对耶稣的默西亚光荣的神视。耶稣公开预言他的苦难遭到伯多禄强烈的抵制,因为这种未来与他所想象的相反:不是光荣,而是卑微;不是成功和胜利,而是失败和死亡。虽然耶稣真的也预言了他的复活,但是伯多禄不接受这条通向复活的路。

于是他开始抗议,对耶稣说:「主,千万不可。这事决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伯多禄不接受耶稣的受难。他想要耶稣的光荣,不是经过失败与痛苦。

从耶稣这一方面来讲,已经决定迎上前去。他不想回避天主的意愿,因为他知道这是充满爱的意愿,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受难是必要的,因为没有战斗就不会有胜利。他需要面对恶、罪和死亡,通过这些人类生存的现实绘制出一条出路:一条终极的胜利之路。因此他责备伯多禄:「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

接着耶稣讲了一个针对所有人的教导:若要做他的门徒,需要舍弃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这是耶稣的门徒必需走的道路。每一个基督徒都需要面对恶、罪和死亡,以步武耶稣的芳踪。这是一条最稳固的胜利之路,一条正确的路,尽管人的本性反对它,希望走另一条路,而避开这些可怕的要求。

耶稣说明,谁想保全自己的生命,反而会丧失生命;但是谁为了耶稣的缘故而丧失生命,却会得到生命。这是绝对必要的。我们是为了完满的生命,为了幸福而被造。在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不可遏止的追求幸福、完满的生命和荣耀的倾向。但是如果我们直接地去追求,却是无法达到的。

我们被造首先是为了爱。天主,是爱,他造我们是为了我们分享他的爱。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谋求在爱内有所长进,谋求为了爱耶稣奉献我们的生命。主说:「谁为了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生命,必会获得生命」。

如果我们直接寻找自己的幸福,会存留在自私主义中,就不能达到完满的生命,总是处于失败的状态。若我们借着接受来自天主的爱战胜我们的私心,活出克己和忘我的精神,积极地奔赴爱,那么我们就会获得完满的生命。

福音中有很多这类似乎矛盾的要求:为了救自己的性命,需要先舍掉性命;为了获得光荣、被举杨,需要先贬抑自己。这一切的关键都是一个:爱。不想自己,不求自己的益处,不寻找自己的光荣,不追逐自己的幸福,而寻求在爱内与耶稣生活在一起。

这样就达到最高的目标,当然需要以巨大的放弃作代价,彻底的自我弃绝。需要放弃直接扑向幸福和光荣,直接得到满足的愿望,而走一条更稳当的通向那万分渴望的完满生命的路。

保禄在致罗马人书中也给了我们一个类似的教导。他说:「弟兄们,我以天主的仁慈请求你们,献上你们的身体,当作生活的、圣洁的、和悦纳天主的祭品吧」。我们不应该寻找自己的幸福,而是奉献我们的身体作为活的祭献。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与罗马书中的其他章节一起看──将我们的肢体用来侍奉天主的正义、神圣,天主的爱。这才是基督徒「奉献」的意义。

事实上,奉献是一项积极的事实:它意味着在自己的生命,也在自己的死亡中接受来自天主的爱,以便转化成上达天主,并中悦于天主的一个奉献。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放弃这个罪恶世界的思维。我们不可接受那寻找享乐、钱财和权力的世俗思想。。这些都是自私的追求。

我们需要放弃世俗头脑,在更新我们的头脑中升华我们自己,以便有能力选择天主的圣意,那些美善的、悦乐天主的意旨。天主的圣意,事实上,是让我们生活在爱内,而不是自我主义内。每一个在爱内的进步,都会带给我们深切的喜乐、真正的喜乐、神性的喜乐。天主是爱,他的喜乐是去爱,他的光荣就是绝对慷慨的给予。

让我们在圣体圣事内接受这个如此苛刻的,但同时又是充满指望的前景。

阿德里安.诺桑《主日圣道礼仪》背十字架

作者:圣本笃会神父

本主日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的弥撒福音取自圣玛窦福音第16章第2127节,内容可分作两部分。第一部分,耶稣表示他要上耶路撒冷去,并预示他将在那受难,被人杀害。圣伯多禄宗徒劝谏他不要去送死。耶稣责斥他是魔鬼,说他只有世俗的见识,不懂天主的事。第二部分,耶稣宣布,凡愿意跟随他的人,都要舍弃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十字架是一种刑具。没有人会甘心去背它的。但是耶稣继续说:「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他又说:「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呢?」耶稣还提到世界末日的公审判。他说:那时他要按各人的行为予以赏报。」

本主日的弥撒福音十分清楚。它这样说:

那时,耶稣开始向门徒们说明:他要往耶路撒冷去,受长老、司祭长和经师们的许多折磨,并将被杀,但第三天要复活。伯多禄把耶稣拉往一旁,谏责他说:「主!千万不可!这事决不会在你身上发生。」耶稣转身对伯多禄说:「撒殚,退后!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味的只是人的想法,不是天主的想法。」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谁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起他的十字架,跟从我。因为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作为自己灵魂的代价?人子将要在他父的荣耀中与他的天使降来,那时,他要按各人的行为予以赏报。」(玛16: 21-27

本主日弥撒中的读经一取自耶肋米亚先知书第20章第79节。耶肋米亚先知是受苦难的耶稣的预像,也是后世忠贞不渝的基督信徒的写照。他为了尽好天主委托给他的任务,受尽了他的同胞们的折磨和嘲笑。在读经一 ,他向天主直率地诉说他的痛苦。他竟然怪天主愚弄了他,说他上了天主的当。

读经一这样说:

上主,你迷惑了我,我让你迷惑了。你比我强,你战胜了我。我终日成为笑柄,人人都嘲笑我。我每次发言,必须喊叫,必须高呼:「暴力!破坏!」实在,上主的话成了我天天遭受侮辱和讥笑的原因。假如我说:「我不再理会他,不再以他的名发言」,我就觉得五内如焚,好像有一团烈火,蕴藏在我的骨髓 ;我竭力抑制,也不能忍受。(耶20: 7-9

我们这一代的中国天主教徒,很能够同情耶肋米亚先知的经验。由于我国教会过去的不幸历史,我们教友得不着同胞们的谅解,受到他们的轻视,甚至怨恨。有人说,这是我们的历史包袱,但是更好说,这是天主放在我们肩上的,要我们背着它跟随基督的十字架。如果说,我们不会像耶肋米亚先知那样大胆,埋怨天主愚弄了我们,说我们做教友是上了天主的当,我们却要像这位先知那样,任劳任怨,在我们的同胞面前为基督作证。我们要乐意接受牺牲,来报答天主对我们的特别眷爱。

近年来,我国的社会稍微开放,天主教徒也像其他宗教的成员一样,多了些度宗教生活的空间。这固然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但是我们仍然需要谨慎。

本主日弥撒中的读经二取自圣保禄宗徒致罗马人书第12章第12节。在这篇读经中,圣保禄宗徒给我们讲述基督信徒的真正敬礼,并劝诫我们不可与这个世界同化。

读经二这样说:

弟兄姊妹们!我请求你们牢记天主的慈爱,献上你们的身体作为生活的、圣洁的和中悦天主的祭品。这才是你们作为真诚的子民当有的敬礼。切不要被这世界同化,但应通过不断更新的心灵来变化自己,使你们明辨天主的旨意,知道什么是美善的、成全的与中悦天主的事。(罗12: 1-2

依照上面圣保禄宗徒的指示,对我们来说,不单是去教堂参与弥撒,还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作忠实的基督信徒。再说今日的社会风气,由不信神而转向崇拜金钱。这也不是天主的旨意。我们不可不加辨别,就与它们同流合污。

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本主日弥撒中的福音和两篇读经分别取自耶肋米亚先知书第20章第79节,圣保禄宗徒致罗马人书第12章第12节,圣玛窦福音第16章第2127节。我们聆听之后,可有甚么感想?甚么回应?

我觉得福音的教导最是清楚。耶稣表示他要上耶路撒冷去,并预示他将在那里受难,被人杀害。圣伯多禄宗徒劝谏他不要去送死。耶稣责斥他是魔鬼,说他只有世俗的见识,不懂天主的事。耶稣更宣布,凡愿意跟随他的人,都要舍弃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

十字架是一种刑具。没有人会甘心去背它的。耶稣却强调,说︰

「谁想保全自己的生命,反而丧失生命。」

他又说︰

「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有什么益处呢?」

耶稣还提到世界末日的公审判。他说︰

「那时每人要按着各自的行为受到赏罚。」

耶稣的道理不是讲的很清楚吗?这道理他是讲给圣伯多禄和当时生伯多禄的同伴、别的宗徒们听的。今天他也把同样的道理,通过他所创立的教会,宣讲给我们听。我听了之后,便回想到同一弥撒中两篇读经。在第一篇读经里,耶肋米亚是受苦难的耶稣的预像,也是后世忠贞不渝的基督信徒的写照。他为了尽好天主委托给他的任务,受尽了他的同胞们的折磨和嘲笑。他向天主直率地诉说他的痛苦。他竟然怪怨天主愚弄了他,说他上了天主的当。

上主,你曾愚弄了我,我上了你的当。

但是他承认天主比他强,虽然人人嘲笑他,他仍坚决执行天主交付给他的使命。

你比我强,你战胜了我。

在第二篇读经里,圣保禄宗徒向我们讲述基督信徒的真正敬礼,并劝戒我们不可与这个世界同化。他说:

这才是你们真正的敬礼。你们不可与这个世界同化,但要以更新的心思意念变化自己,为使你们能辨别什么是美善的事,什么是悦乐天主的事,什么是完美无缺的事。

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这样的反省是我发现,在我们国内有许多主内的兄弟姐妹,很能够同情耶肋米亚先知的经验。由于我国教会过去的不幸历史,他们得不着同胞们的谅解,受到同胞们的轻视、甚至仇恨。有人说,这是他们的历史包袱,但是更好说,这是天主放在他们肩上的,要他们背着它跟随基督的十字架。我知道,他们不曾像耶肋米亚先知那样大胆,怪怨天主愚弄了他们,说他们做教友是上了天主的当。他们却像这位先知那样,任劳任怨,在他们的同胞面前为基督作证。他们乐意接受牺牲,来报答天主对我们的特别眷爱。他们是有福的。

近年来,我国社会稍微开放,天主教徒也像其他宗教的成员一样,多了一些度宗教生活的空间。但是,在这同时,社会风气已由不信神而转向崇拜金钱和贪求享乐。这也不是天主的旨意。圣保禄宗徒说的好,我们的真正敬礼,并不在进堂望弥撒,而是在不与这个世界同化。我们要发奋勉励,在今日的世俗社会中,坚持纯正的信德,度圣洁的基督信徒生活。

姚友鸿:生命之剑

公教报 第3210 期 2005828

耶稣说:「我来不是为带平安,而是带刀剑。」(玛十34)耶稣带来的是哪样的「刀剑」?

刀剑可以毁灭生命,也可以保护生命,更可以拯救生命。耶稣的刀剑是哪一种?

请先听一个故事:「有个国家,国王爱民如子,国家安定繁荣。但自被恶魔侵占后,子民就陷于水深火热中。因恶魔有一支死亡之枪,所向无敌,无人可打败它。一天,恶魔又出现,国王派他的独生子出战。王子以言劝戒,反被恶魔钉死在十字架上。当恶魔将死亡之枪刺入王子肋膀时,立时流出了血和水,染红十字架,十字架即成了生命之剑。第三日王子复活,生命之剑折断死亡之枪,生命征服死亡。」

什么是生命?天主就是生命。圣经的生命概念是天主的行动,是天主的恩赐。如果人离弃天主,拒绝天主,他的行动便是死亡。幸而天主赐下他的独生子,以他的生命战胜死亡,重建人与天主的关系。耶稣说:「我是生命」,基督是人类的生命,人借着信仰和洗礼与复活的主结合,在现世也能以生命战胜死亡,并藉基督获得永恒的生命。

什么是生命之剑?耶稣赐与我们的「生命之剑」百战百胜,但这剑却是「谁若为我的缘故,丧失自己的生命,反而会得到生命」(玛十六25)的「十字架」。耶稣为救赎我们的生命而在十字架上献出自己的生命,十字架成了生命之剑,为使我们能以之战胜死亡之枪,获得生命。我们要为耶稣的缘故而献出自己的生命,才佩使用耶稣赐与的生命之剑,战胜死亡。

这「生命的十字架之剑」是个「从反的启示」。正如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言:「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40章)耶稣的苦难展示出天主的爱,耶稣的死亡展现出天主的光荣,耶稣的复活肯定了生命的永恒。的确,「天主的愚妄总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总比人坚强。」(格前一25)十字架使我们看到天主的真面目,也促使我们对自我身份的确认,更可增强我们传扬生命福音的动力。所以,耶稣带来的剑,是「柔弱胜刚强」(《道德经》36章)的救赎生命之剑。

「剑之道」是「舍己从剑,人剑合一」。剑是「主」,剑者要体认、服从「主旨」而与主合一。

「执事圣经分享」的标记是十字架加执事领带。领带表示执事的身份,这身份就是基督的仆人。执事应背负「生命之剑」,舍己从主,承行主旨,并「以谦逊的服务态度追随基督......他们不应只是天主的仆人,而亦是在他们的弟兄中成为天主的仆人」(《终身执事职务及生活指南》#45)而与取了血肉,成了奴仆的基督合一。

耶稣的剑就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生命之剑。基督徒要舍弃自己,背起「生命之剑」,披荆斩棘,行侠仗义,「与基督同行」:

「大踏步面向着世界,我要与救主一起。共望着大路向前进,与基督不相离。」(颂恩#289



上一篇文章: 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下一篇文章: 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信箱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75007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