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信仰与实践-->天主教礼仪
逾越节三日庆典
发布时间:
2011-4-22 15:03:01

「逾越节三日庆典」 (Easter Triduum)的旧名称是「神圣三日庆典」(Holy Triduum) 。在圣周星期四、五、六三日内,教会纪念并庆祝基督的逾越奥迹:圣安博首先说到「神圣三日庆典」,纪念耶稣受难、安息(死亡)与复活,随后圣奥斯定也说到「至圣三日庆典」,纪念耶稣被钉、安葬和祂的复活。

这三日庆典是从圣周四晚间的主的晚餐弥撒开始,以复活主日晚祷作结束。因为主的苦难可以说从祂与宗徒们举行最后晚餐时就开始了:晚餐后祂立刻去山园祈祷,开始饮祂的「苦爵」。

在最初只是在圣周六至星期日的夜间举行。到第四世纪时,才逐渐发展成为三天的庆祝。在此时期,对耶稣逾越奥迹的庆祝方式,在外在的礼节方面有了显著的改变:就是趋向于以某种仪式来重演耶稣受难与复活的主要事迹,这种重演不是一般的表演,而是一种呈现,即透过礼仪,使过去历史的事迹重现于我人面前。这种作法首先在耶路撒冷教会中开始。一如四世纪的艾特利亚(Etheria)所记载的,当时的教友愿意在耶稣受难与复活的不同时间与场所举行礼仪,追念并重新体验祂在世生命的最后几天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因此圣枝主日举行盛大的圣枝游行进城,在耶稣用最后晚餐的时间与地点举行弥撒,在加尔瓦略山追念耶稣的死:信友亲吻耶稣用以被钉的十字架……。这些礼仪性的聚会包括读经祈祷、唱圣咏、圣诗等。如此,信友团体以「戏剧化」的方式追随耶稣,经历祂救赎工程的每个历史阶段。

三日庆典的弥撒中不摇铃,是一相当古老的习惯,大约第七、八世纪时就已存在。第九世纪的一位礼仪学家视铃声的停止为谦逊的记号,使人想到、也效法耶稣的自谦自卑,受辱受苦,不发一言。但也有学者以为,此时期不用铃,而改用木制拍板,原是古代礼仪中尚未采用铃时所用的器具。打钟、摇铃也是一种喜庆的表示,因此三日庆典中停止钟声、铃声,可说是教会哀恸的表现。这同一时期,通常在礼仪中也不用风琴,其理由大约也与不打钟、摇铃相同。

三日庆典是从主最后晚餐弥撒开始(圣周星期四),而以复活主日晚祷结束。这三天的礼仪是以复活前夕(圣周六晚间)的守夜礼为高峰。它是四旬期与复活期的分界点,也可以说是衔接点。

圣周四

圣周四的起源与意义

圣周星期四这一天衔接两个礼仪时期:直到这一天的晚祷时刻,它是四旬期的最后一日 ;本日晚间举行的主的晚餐弥撒是逾越节三日庆典的开始。

第四世纪以前,未曾发现庆祝圣周四的记载。但从第四世纪始,在耶路撒冷已举行丰富 的礼仪,在这一天举行两台弥撒,第一台弥撒在下午两点于「殉道」( Martyrium) 大教堂举行,「殉道」堂礼仪完毕后,立刻到「十字架后」(即加尔瓦略山 上)举行第二台,「在此大家均领圣体」。第一台弥撒是四旬期的结束,第二台是为追念耶鲧建立感恩祭(圣体圣事) 。

除举行弥撒外,耶路撒冷的教友,本日从早到晚,到各圣地(耶稣受难、复活、升天等 事迹的场所)朝圣,举行礼仪:唱圣诗、圣咏,读与本日有关的圣经章节,以及祈祷等。第四世纪末,不少西方教会已经在本日举行两台弥撒,但举行的时间,依照各地的传统, 而有不同。

罗马教会在第四世纪时,圣周四主要是罪人修好的日子(公开举行赦罪礼—忏悔圣事 礼),此时期仍无主晚餐弥撒的举行。

到笫七世纪时,已确知罗马于此日举行两台弥撤;一台在早晨,结束四旬期:一台在晚 上,追念最后晚餐。教宗则在中午举行最后晚餐弥撒,在此弥撒中,祝圣坚振油,降福病人油、驱魔油。此追念主的晚餐弥撒均无圣道礼仪,直接从奉献礼(Offertory)开始。当时 的哲拉修圣事礼书(Sacramentarlum Celasl anum)综合当时堂区与教宗两种礼仪传统 而提供了三台弥撤:第一台为便罪人修和,第二台为圣油弥撒,第三台为晚间弥撒,纪念主的晚餐。

此时期已甪姶有濯足礼(洗脚礼),此礼历经中世纪、直到今天仍存在圣周四的礼仪中。

第八世纪末期,教宗阿德力安整顿礼仪,以罗马礼取代各地方性的习惯,只许举行一台 弥撒,本日在主教座堂亦举行祝圣圣油仪式。

举行这圣周四唯一弥撒的时间,在历史过程中,是在第三及第九时辰之间变动, 一九五五年将此日的礼仪恢复到原始的位置,主的晚餐弥撒又改在晚间举行。在主教座堂,主教与教区司铎举行共祭,祝圣圣油。为了强调圣体圣事之建立与对人服务之 命令之间的连系,此新礼将濯足仪式置于晚间弥撒中圣道礼仪之后。此外晚间弥撒后供奉圣体的祭台不应过分的装饰,以强调弥撒为中心,朝拜圣体只是弥撤的延伸。本晚朝拜圣体可 到半夜。

圣周四主的晚餐弥撒

圣周四弥撤是在晚间举行,主要是为纪念主的最后晚餐,祂建立感恩祭,以及祂出 自爱心的服务榜样—为门徒洗脚。整个教友团体应该参加这台弥撒。除了早晨在主教座堂举行的圣油弥撤外,通常这一天不可再举行其他弥撤。但「为了牧灵方面的需要,本地主教 可准许,在圣堂、公开小堂,举行另一台弥撒;假如真正需要,也可以为晚间无法参与弥撒的教友,在午前举行一台弥撒。」教会这种规定主要在强调感恩祭的唯一性和加强教友的团 体意识,圣体圣事原为合一的圣事。这规定也表现出教会牧灵性的关怀,尽可能使所有教友参与这台纪念弥撒之源始的弥撒。

圣周四弥撒 第一篇读经取自旧约出谷纪(十二,114),叙述犹太人在逾越节晚餐中吃羔 羊的史 实。犹太人是藉羔羊的血,摆脱了埃及人的奴役,获得解救与自由。这史实是我们藉新羔羊耶稣的血得到救赎的预像。这篇读经可以说是三日庆典中所有读经的序言;便我们透过旧约 的逾越节而去了解并体验新约的逾越节—耶稣为我们所创始和完成的逾越节。

读经二(格前;十一,2326)叙述耶稣建立感恩祭、圣体圣事。这是耶稣所举行的弥 撤,弥撒的原始。此后所举行的弥撒,都是遵照耶稣当时所视的「你们耍这样做,来纪念我」的这道遗命。

福音所强调的是耶稣要我人相亲相爱的命令,彼此洗脚,亦即彼此服务足彼 此相爱的具体表现。耶稣为门徒洗脚的事贯显示祂对人的无限爱心:祂虽身为主人、为老师,却为弟子洗脚,是要我们师法祂的榜样去做。这是耶稣绐门徒们,也足给我们的新命令。

为实践耶稣的命令,讲道后,通常有洗脚礼。此礼在以前是在弥撒外(午后行之,现在成为 神圣礼仪的一部分。只是此礼的实施与否,要看是否为教友有益。因此每个团体可按牧灵需要而决定是否实施。洗脚礼很简单,被洗脚人的传统 数目为十二位,现在新礼规只说「特选的几位男教友」,末指定一定的数目。

迁供圣体

由于圣周五不举行弥撒只有圣道礼与领圣体礼,因此圣周四弥撒中也准备为圣周五所用 的圣体。在念完「领圣体后经」以后,主礼及辅祭等隆重地将圣体恭迎到一特设的祭台或圣堂内的一小圣堂中,在此供奉,让信友来朝拜。但到半夜后,不可举行隆重的朝拜礼。此 外,本日弥撒后,要撤去祭台上的一切装饰和用具。

迁供圣体的仪式在最初非常简单,因为只是为供圣周五领圣体而保存。约十一世纪时, 才开始有隆重的迁供仪式。此供奉圣体的地方在中世纪时又称为「圣墓」,在圣周四弥撤后就开始特别追念耶稣的苦难。但新礼所强调的是让信友特别追念耶稣建立圣体圣事,因此敦 劝信友要以相当的时间来朝拜圣体,至少要到半夜。

撤去祭台上的装饰用具等,原来亦没有任何仪式,因为圣周四弥撒后三日庆典中,直到 复活前夕弥撒,不举行弥撒,内此(依古代习惯)祭台上不用台布等装饰。只简单撤去所有祭台上的一切,亦无任何应念的经文。

圣油弥撒

古代的习惯似乎是在付洗前直接祝圣「坚振油」(Chrisma)及「圣洗油」(望教者圣油Oil of Catechumens) 。自从第四世纪始,祝圣「坚振油」之权力为主教所保留,可在 任何时间祝圣,但习惯上是在圣周六以前,自从第六、第七世纪时普遍的习惯是在圣周四。因为通常在圣周六守夜礼中举行洗礼与坚振礼。当时罗马教宗于圣周四只举行一台弥撒,纪 念主的晚餐,在此弥撒中亦祝圣圣油。圣周四早晨,在堂区服务的司铎则举行一特别弥撒祝福圣洗油和病人油。第八世纪时,有人把祝圣坚振油的仪式编入司铎祝福圣洗油及病人油的 弥撒中,因而编成了「圣油弥撒」。当时,圣油礼是在共祭弥撒中举行;司铎与主教共祭而祝圣圣油。中世纪末期,共祭习惯消失时,梵二又恢复了传统的圣油弥 撤:主教通常于主教座堂、在圣周四午前与教区神父共祭,在弥撒中举行祝圣圣油礼。但为 了牧灵理由,此弥撒可提前在另一日举行。

祝圣圣油

与祭司职密切相关的另一主题是傅油。祭司职的授予需要傅油,一些圣事及圣仪的举行 也需要傅油。在圣经中傅油的主要意义是祝圣,意思是傅过油者被奉以于上主,是属于上主的人,简言之是圣者,神圣不可侵犯。耶稣为圣神所傅,因此称为基督(希腊语,意即傅过 油者)或称默西亚(希伯来语) 。傅油给予耶稣新的身分:祂是国王「祭司、先知。到了新约时代,教会对某些人与物行祝圣礼(或称奉献礼)时,仍有傅油仪式,所用的油称「圣油 」(希腊语为Chrisma 中文通常译为坚振油),洗礼、坚振、圣秩等圣事均须用此种油。一这三种傅油表示三种不同的奉献,同时也获取新的身分,不再是皆通的人。

此外,教会仍给病人傅油,这种传油源自犹太人自古以来的习惯,依照雅格宗徒书信的 叙述,教会声明,给病人傅油为耶稣所建立圣事之一。为此圣事所用的油,称病人油。傅病人油表示圣事的治疗效能。此油须经主教(有时可由司铎)祝福过。

还有一种油,称为「圣洗油」,拉丁原文称「望教者用油」,是在望教者在准备领洗的 时期所用。此种傅油把圣神的力量赋予即将领洗的人,便他们在基督身旁成为天主的战士,抵抗邪恶的势力,因此,古代时这油又称为「驱魔油」。

新礼祝圣或祝福圣油的经文也指出这些圣油不同的意义,以及对我们整个教友生活的重 要性。内此,教会一向以隆重的祝圣仪式来祝圣这些油。

重发司铎誓愿

圣油弥撒既然以祭司职为主题,强调司铎的职务与使命。在此弥撒中,所有共祭司铎可重 申对自己祭司职的承诺。主教在讲道中应敦促司铎们忠于圣职,并请他公开地再度誓许谨守以前所做的承诺。主教也劝告教友为所有圣职人员祈祷,使他们一生忠于自已的誓言。

圣周五的起源与意义

圣周五的起源与意义

有关圣周五之礼仪最早的记载是在第四世纪末叶:耶路撤冷 教会圣周五整天是一个游行祈祷日。圣周四晚上,信友从橄榄山到革责玛尼:然后圣周五从睌餐临(在此敬礼耶稣被绑受鞭打的柱子)到哥尔哥达,在此主教把十字 架圣木供出让人敬拜。在游行中的每一站,诵读有关耶稣苦难的先知书、福音、唱圣咏和祈祷。

罗马教会有关圣周五礼仪之最早记载是七世纪中的额我略圣事礼书以及福音选读。此选 读指示本日应诵读圣若望福音所记耶稣受难史。

同一时代,由司铎主持的堂区用礼书所提供的礼仪则比较大众化。开始时,先把十字架 供于祭台上,然后进行圣道礼(与教宗举行的礼节相同)。结束后,执事到保存圣体圣血的更衣室(自从圣周四晚上在此保存圣体),恭请圣体圣血到祭台。于是司铎来到祭台前朝拜 并亲吻十字架。然后,念天主经,大家朝拜十字架并领圣体。

第八世纪时,对十字架的敬礼也纳入教宗举行的礼仪中。教宗与圣职人员、教友等,从 拉特郎大殿游行到圣十字架堂。执事持十字架圣触,教宗持香炉前行。到达圣堂后,先行朝拜十字圣木,然后举行圣道礼。没有领圣体礼。

此时代,中欧一带所实行的是罗马堂区由司铎举行的礼仪:先有圣道礼仪,包括耶稣苦 难的诵读,继有信友祷词、朝拜十字架,全体恭领圣体圣血。

十三世纪时有一极重要的改变:在朝拜十字架后,只有主礼的司铎领圣体。整个中世纪时 ,举行礼仪的时间也逐渐提前,到十六世纪时,则固定于圣周五的早晨。下午则举行其他敬礼、苦路经,有关 耶稣苦难的讲道。

一九五五年将追念「主受难」的礼仪定于下午或晚上举行,也容许参与礼仪 的信友领圣体。

圣周五主受难日

关于举行本日礼仪的时间,可能的话,应在午后三时左右,但为了牧灵的理由,可选择 一较睌的时刻。这是由于在很多地区,这一天并非公共假日,为了便上班的人易于参与今天的礼仪,最好订在睌间。

本日主礼司铎等所用的礼服是红色,不再是黑色。红色为殉道者的颜色。受苦受难的基督被视为殉道者的原型与模范;殉道者把耶稣的服从至死视为他们目我牺牲与胜利的泉源。

圣道礼仪

主礼及圣职辅礼人员到祭台前,致敬后,伏于地上,或双膝跪下,全体默祷片刻。这是 本日礼仪的开始,全身伏于地上这个动作取自君士坦丁堡皇宫中的礼仪,在旧约中也可找到相似的动作(如达:三,15;:友:四,9),表示朝拜与恳切的祈祷。本日礼仪开始,这个操作表示,我们面对此伟大的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奥迹,应该谦卑地伏地朝拜。新礼指出,此 礼也可用双膝下跪取代。此双膝下跪,能是挺身直跪,也能是屈身叩头的方式。后者或许更适于我国的表达方式。

伏地或下跪片刻之后,主礼到坐位前,念一端祷词指出本日礼仪庆祝的主题:耶稣藉祂的 死亡,拯救了人类:我们要追随祂,经过苦难进入光荣。

圣周五弥撒的福音(若:十八,1—十九,42)是耶稣的受难史,以 极简单的方式开始诵读:没有蜡烛、或上香,亦没有向民众的致候(愿主与你们同在…)。 如有执事,由执事诵读此福音,或由司铎自己诵读。新礼也容许教友依不同的角色分读指定的部分,如果可能,给司铎保留诵读耶稣讲话的部分,因为在礼仪中司铎代表基督。福音读 完后,不说:「以上是天主的圣训。」司铎可立即作简短的讲道。

朝拜十字圣架

隆重祈祷文结束后,首先有显示十字架礼,此礼分两式, 可依照牧灵需要选用合适的一 式。第一式是传统的方式、一位主礼者由两位手持蜡烛的辅礼者陪同,把遮盖着的十字架带到祭台前。在祭台前,主礼司铎分三次揭开十字架(第一次揭开上端,第二次揭露右臂,第三 次全部),每次揭示时,将十字架举起,同时唱「请看十字圣架」,全体答「请大家前来朝拜」,唱毕,大家下跪,默祷片刻。然后,将十字架供于圣所入囗处或其他合适地方 ,或由两位辅礼者扶持,随后开始朝拜十字架礼。

第二式显示礼、司铎及辅礼者到圣堂门口,取一未被遮盖的十字架,由两位持蜡烛者陪 同,列队进堂走向祭台,途中三次稍停:停步时,高举十字架,同时唱「请看十字圣架」,大家答「请大家前来朝拜」,然后下跪,默祷片刻。此式与圣周六睌间守夜时之蜡烛游 行式相同。为某些人,此式或许更具象征意义:游行礼象征人在世的生活,在苦难中走向死亡,背负十字架走向天乡。耶稣给我们立了榜样,祂要我们效法祂。

 

朝拜十字架的方式,新礼予以简化,并容许按地方习惯予以适应。新礼规指出可用单膝 下跪礼,或以其他合适的方式(如亲吻十字架等),向十字架致敬。

圣周六

圣周六纪念耶稣安息于坟墓之中,也纪念祂下降阴府,与那些期待天门开启的古圣相会 ,一如圣伯多禄在其书信中(伯前:三,1920;四,6)所教导的,去传报给他们得救的福音。这是安静收心、期待着复活的一天。最初几个世纪,这一天严格地守斋禁食,准备复 活节的庆典。

除了每日应念的日课外,教会一向不愿意在今天举行特别的礼仪。不幸,在历史过程中 ,复活前夕守夜礼曾逐渐提前,一如上述,在十六世纪时甚至提前到早晨,而占据了这极有意义的「空档」,使其失去原来的深意。圣周礼仪的重整又恢复此日的原来地位。

梵二新礼弥撒经书中,为圣周星期六,只有几行简单的礼规说明:「圣周星期六,教会 在基督的墓旁留守祈祷,默想祂的苦难和死亡,本日不举行弥撒圣祭,直到复活前夕隆重典礼后,逾越节的喜乐才显露出来,这喜乐将会持续五十天之久。」

如何善度这圣周六的「空档」,除了做个人的祈祷与默想之外,教会也提供了时辰祈祷 (每日礼赞、每日颂祷),本日的诵读日课特别指出本日的意义,帮助我们进入逾越奥迹。

复活前夕守夜礼

复活前夕守夜礼的意义

礼仪年的最高峰

圣周六守夜礼的举行是基督受难奥迹与复活奥迹之间的关键:这神圣之夜的隆重庆典, 一方面追念主的死亡,与圣周五密切的相关:一方面庆祝主的复活,已经是主日的开始。主日是三日庆典的第三日,也是五十大复活期的第一日。耶稣的死与复活不可分离,是一个救 赎奥迹,一个整体的两面。此守夜礼,同时是逾越节准备期的结束,是耶稣死亡奥迹的完成,也是对祂战胜死亡而光荣复活的五十大庆祝期旳开始。因此在圣周六 「复活宣报词」中, 称这一夜是「神圣的一夜」:因为「它为我们驱逐邪恶,涤除罪过,使堕落者痛心悔改,给忧者带来了喜乐」:又称为「幸福的一夜」:因为「天上与人间又走上合一之路,天主与人 类再和好如初。」

神圣守夜礼之母

守夜祈祷是教会古老的习惯。圣周六的守夜庆典几乎确定是始自宗徒时代。犹太人早已有在逾越节前夕举行逾越节晚餐的礼仪。耶稣与宗徒们的最后晚餐,也正是犹太人的逾越节晚餐(参阅路:二十二,713)。这晚餐是逾越节庆典的中心。犹太人很早就重视这一夜,而举行守夜礼。因为这一夜是上主领他们出离埃及所守的一夜,也是以色列子民世世代代向上主常守的一夜」(出十二,42)。基督徒的复活节是新的逾越节,但是基督徒的守夜,是因为在这一夜「耶稣基督摧毁了死亡的锁炼,凯旋地走出了阴府,真正的代罪羔羊为我们作了祭献,祂的宝血保护合家平安」(复活宣报词)。

圣奥斯定称此复活前夕之守夜为「一切神圣守夜礼之母」。一九七O年所出版的新礼弥撤经书论及此守夜礼说:「依据极古老的传统,这一夜是为上主守夜而定」(出十二,42 )。福音(路 十二,3537)也劝告我们要如同忠实的仆人,手持油灯,等待着主人的归来,如此当祂归来时,看到我们守夜不寐,将邀请我们与祂共餐。复活前夕这种古老的守夜礼是后来主日守夜以及其他守夜礼、包括圣诞节守夜礼的原始模式。此守夜礼比其他任何守夜礼更为重要。

光的庆节

光明是喜乐的象征。复活期是教会喜乐洋溢的时期:因为人类因耶稣的死而复生得到了救赎。这种喜乐源自复活前夕之夜。

这一夜可以说是光的庆祝。庆祝的中心是一支以大型复活蜡烛来代表,每个教友手持一支小蜡烛,这小蜡烛是从大蜡烛之烛光取火点燃,象征每个人的成义是由基督而来的。大蜡烛象征基督。祂燃烧自已、照亮他人,在黑暗中照亮人应走的道路。圣奥斯定把此象征基督的蜡烛比作在旷野里领导以色列人的云柱或火柱(出:十三,21):「上主白天在云柱要给他们领路,夜间在火柱里光照他们。」基督在我们尘世的生活中也好像此云柱或火柱领导我们。 最初这种迎光礼只是点燃烛光,以开始守夜礼。以后逐渐纳入降福和祝圣蜡烛的礼节,以及在蜡烛上刻划十字,希腊字的「开始」与「终结」,年代数月字,以及插乳香钉的礼节等。使人透过具体旳图像、标记认识耶稣和祂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尤其是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做的牺牲。这支复活蜡烛可以说象征基督的身份、使节,以及祂完成的救赎工程。祂是「世界之光」,照耀整个人类,在黑暗的世界放射爱的光辉。

入门(教)庆节

古代望教友通常在圣周六守夜礼中接受洗礼,或称入门圣事:透过洗礼,望教者进入主的奥迹中,也能领受其他圣事。入门的开始仪式,古代时是在圣周六早晨举行,先有背诵信经礼(Redditio Symboli) ,然后行最后驱魔礼,继行敷圣油礼:在东方教会中为全身敷油,在西方则只在肩膀与胸部。此后候洗者一天的时间等待着这神圣之夜的来临,他们清楚知道将藉洗礼获得重生。洗礼在最初几个世纪通常是在授洗室(小型的圣堂)举行。在里面有圣洗池,候洗者要脱衣进入水池受洗,然后出来,穿上白衣。这时他们好似新生的婴孩,纯洁无玷。圣奥斯定称他们为「才诞生旳婴儿,在基督内的孩童,教会的子女....」。这种入教仪式,也可以说是起死回生的仪式,是在夜间举行 基督是在夜间复活,因此候洗者在夜间与基督一起复活是很适当的。圣周六的守夜礼正是候洗者与基督同死同生的好时机,是候洗者的入门庆节。时至今日,教会仍然希望洗礼(至少主要部分)在圣周六守夜时举行。

复活节前夕守夜礼的起源

圣周六由于是耶稣安葬于坟墓中的日子,初期教会并没有特别的礼仪。这一天的思想集中于基督的死与安葬,因此应是一个哀恸与守斋的日子。重要的礼仪是夜间旳祈祷聚会,以感恩祭为其高峰与结束。

因此,古代庆祝复活节的主要成份有 守赍、祈祷聚会、诵读新旧约圣经、感恩祭、爱旳聚餐。其主要礼仪特点是在夜间举行,因此,从古代传下来的复活节礼仪均带有夜晚举行的特色。

洗礼的举行

教会很早就注意到圣洗圣事与逾越奥迹的密切关系。圣保禄曾经教导(罗:六,—5 ),一个人受洗是与基督同死、同被埋葬,并与复活的基督分享新生命。因此古代教会喜欢在主日给人授洗。第四世纪初(三一三年),教会获得了和平,皈依基督者甚多,复活前夕成为一年中最隆重的授洗之夜。当时的四旬期与所谓「望教期」(Catechumenate)相配合,到复活前夕结束望教期,而给望教者授洗。这时期是为准备成人入教之要理讲授以及「释奥」要理讲授的黄金时代。圣安博、耶路撒冷圣启禄、金口圣若望、圣德奥道、圣奥斯定等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此类的要理。就是在此时期形成了守夜时的授洗仪式,以及复活节八日庆期的礼节和经文:到圣洗池的游行礼、祝圣付洗用水的经文、候洗者脱衣、三次浸入水中与三次表明信仰、敷圣油(Chrisma)、穿上白衣,然后由主教行坚振,之后回到大教堂,举行感恩祭,新教友首次与其他教友参与逾越圣筵。

从第六世纪开始,在罗马成人洗礼已变得少见(大多数人民已成为教友),婴儿洗礼逐渐成为普遍旳习惯。然而婴儿洗礼通常独立举行,从第十世纪始,一个普通旳规定;婴儿出生后应尽快受洗。因此复活前夕,通常不再有洗礼的举行。但是守夜礼中,一直保留祝圣水的礼节,八日庆期中提及新教友的经文也未曾有所改变。在东方教会中,自从第十一世纪始,复活节的礼仪就失去了入门圣事的特点。

复活蜡烛点燃礼

古代耶路撒冷及罗马教友家庭中夜晚原有点灯,迎接光的习惯,圣业乐(热罗尼莫)曾写信给莱达,劝她「点上灯奉献晚祭」,点灯时要说:「基督之光」,其余的人答:「感谢天主」。教友把这种晚间之光视为基督「世界之光—的象征。教友每天晚上,尤其在与亲友开始晚筵时,举行这种迎光礼。此迎光礼由家庭进入到教会礼仪中,尤其圣周六守夜礼仪中艾特利亚圣地游记(第四世纪)中纪载,当时在主复活教堂中守夜礼或晚祷前均有烛光礼:点燃并降福蜡烛与灯,烛火是取自圣坟旁边的常明灯。象征光的来源是基督。

在东方教会中,第五世纪的一本「圣经选读」曾提到这源自耶路撤冷的古老仪式;先点燃蜡烛,然后开始复活节守夜礼。之后西方教会也逐渐采用了这种仪式,而加入一些新的成份。最初为复活守夜备有两支大蜡烛,置于圣洗池或祭台旁。圣周星期四,教堂中所有灯里的油要倒入三个大型的挂灯中,悬在一隐密的地方点燃,直到守夜礼时。两支大复活蜡烛即是由此灯取火点燃。今日在新礼中仍保存的一支大型复活蜡烛祝圣仪式源自高卢(今法国)一带的礼节。直到一千年时,祝圣礼节只是简单地划十字圣号。到十一~十二世纪才引进了其他礼节:插入五个乳香钉、祝福经文、年代的数字等。

在第四世纪时已有在复活蜡前唱「蜡烛赞」的习惯。古代传统认此首赞美诗为圣奥斯定所写,但依学者意见,此诗可能源自米兰的礼仪,或许是圣安博旳作品,也有学者以为此诗亦源自高卢礼仪。这首赞美诗、这支蜡烛以及祝圣仪式,以诗词及具体的方式绐教友们揭示复活节的主要神学意义。

降福新火及烛火游行

第十二世纪以前的罗马礼仪中,并无降福人的礼节。但西欧一带第八世纪时已有此习惯。最初教会只把此仪式作为一种圣仪(Sacramentalium),以取代当时教外人在春天点火敬神,以求丰收的习惯。击石取火也是古老的习惯。第十世纪时西欧已有很多地方开始举行降福新火的礼节。最初不但在圣周六晚间,而且圣周四、五也降福火,是为了得到一些亮光以进行晚间的礼仪,因为当时已有在圣周四晚上熄灭所有灯光的习惯。

十二世纪的罗马教宗专用礼书才首次编入圣周六降福火的经文,以及「基督之光」(复活蜡烛)的游行。在第十三世纪时,或许受耶路撒冷礼仪的影响,罗马教会又引进了三叉蜡旳礼节:这蜡烛首先由降福过的新火点燃,然后再以三叉蜡旳火点燃复活蜡。此礼在一九五一年圣周礼仪改革时被删除。新礼是由降福的新火直接取火点燃复活蜡。

复活前夕守夜礼的仪式

圣周六守夜庆典置于复活三日庆典的中心。在复活前夕,教会守夜不眠,等待着基督的复活,并以圣事来庆祝。此前夕的全部庆祝仪式应在夜间举行,始自黄昏后,结束在天明前。复活前夕的守夜礼本质上就是夜间的庆祝。大多数的团体在天亮之前的时间举行。守夜礼分四个主要部分;烛光礼,圣道礼,洗礼,圣祭礼。

烛光礼—守夜礼的开始
祝圣新火与复活蜡烛

民众聚集在圣堂外,围绕着一堆木柴火,主礼与辅礼者身着白色礼服来到火堆或火盆前,向大冢致候,并简短地介绍此夜晚的礼仪。然后就祝圣新火,并求天主在我们心灵上燃起向慕天乡之情、分享永恒之光。旧礼以击石取火来燃起新火,中世纪时认为此火象征基督。火具有温暖、光照、洁净以及破坏等自然的能力。以象征的方式也可应用到基督身上,祂是「世界之光」,祂旳使命是来「把火投在地上」。

然后祝圣复活蜡烛,主礼在此蜡烛上刻划十字,希腊字阿而法(第一字母)及奥梅加(最后字母),本年度的数字。刻划之后,主礼又将五枚乳香钉,依十字形式插入圣蜡中。行此礼时所念的经文指出其主要意义:「基督过去和现在,元始和终结,阿而法和奥梅加,时间属于祂,世代也属于祂,愿光荣和权力都归于祂,直到永远。阿们。」插五枚乳香钉时念:「愿我们的主基督,因祂神圣的光荣的五伤,助佑我们、保护我们。阿们。」因此,这复活蜡烛实际象征基督,祂是人而天主的救主,为救人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最后,主礼以祝圣的新火点燃复活蜡烛,并且同时说:「愿光荣复活的基督以祂的真光驱散我们心灵的黑暗。」这点燃的大蜡烛象征死而复活进入光荣中的基督。祂牺牲了自己,却为世人带来了光明。

烛光游行

点燃复活蜡烛后,执事(如无执事,主礼)高举蜡烛,高唱;「基督的光」,大家答唱:「感谢天主。」然后,大家在手持大蜡烛的执事领导下依次进入灯光全熄的圣堂。到圣堂内近门口处,执事高举圣蜡再唱:「基督的光」,大家答:「感谢天主。」此时由复活蜡烛取火点燃每人手中的小蜡烛,一齐进入圣堂,走向祭台。执事到达祭台前,面向教友,第三次高唱:「基督的光」,大家做同样答复后,开亮圣堂内所有的灯,全堂大放光明。这是一个很美的烛光游行礼。

这种游行使我们想起以色列人在旷野中如何在火柱的引导下前进,迈向自由:也让我们知道,我们在尘世的生活,须要跟随基督「世界之光—向着永生迈进,才不致误入歧途,就如耶稣亲自所说的:「我是世界之光,凡是跟随我的人,不会在黑暗中行走」(若;八,2 ):「我身为光明,来到世界上,使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若:十二,46)。

复活宣报

执事将复活蜡烛置于烛台上,此烛台宜放在读经台旁或祭台旁。它象征基督临枉于我们的聚会中,然后执事在读经台唱「复活宣报词」:无论就内容或音乐来说,这是一首很优美的赞美诗,赞美天主的仁慈伟大,同时也是一篇向天主奉献蜡烛的经文,以及对耶稣复活之喜讯的宣报。执事唱「复活宣报词」时,大家均手持点着的小蜡烛,站立聆听,象征我们信友都是(藉洗礼)因耶稣死而复生的人,分享了祂复活的光辉。

复活蜡烛在整个复活期间将留置在祭台或读经台旁,以后则放在圣洗池旁。这说明耶稣死而复活的奥迹兴圣洗的密切关系。

圣道礼仪

这一夜礼仪中的读经是全年礼仪中最长的。因为,一如读经七后的祷词所说,天主愿意「以旧约和新约的训言教导我们如何庆祝逾越奥迹。」

每篇旧约读经后都有一篇答唱咏(圣咏或圣歌),这是我们聆听圣经后所做的回应,表达我们的赞颂、感谢、祈求。然后以主礼的祷词作结束。

旧约读经后,念完结束祷词,点燃祭台上蜡烛,主礼领唱「光荣颂」,同时可摇铃或打钟,表示复活的喜悦。

「光荣颂」是基督徒最好的逾越节歌咏。有很长的时期这首诗歌在西方教会中,只保留在这至圣之夜吟唱。这是一首表达喜悦与赞颂天主的诗歌,也特别表达我们对基督的信仰和祈求。

「光荣颂」唱完后,主礼念本夜弥撤的「集祷经」,此经文指出守夜庆典的两层主要意义 一方面,天主透过礼仪,以复活之基督的光辉真实地照亮了这至圣之夜,另一方面,我们燋藉此庆典洗心革面,成为天主的好儿女。

书信读完后,全体起立,主礼领唱「阿肋路亚」,全体重唱一次。这是在度过四旬期之后第一次歃唱此「欢呼词」。旧礼中,主礼要连唱三次,并且一次此一次声调提高,以表示隆重。全体也重唱三次。依照默示录(十九,16)所述,「阿肋路亚」是天上欢乐的凯歌,今夜基督徒用它来欢呼基督的胜利,祂战胜了死亡、战胜了魔鬼。

圣洗礼仪
降福付洗用水

讲道后,进行圣洗礼仪。主礼到圣洗池旁(此池应位于大家可以看到的地方)。或到置于祭台间的水缸前(如无圣洗池)。如有领洗者,此时与代父母被召前来,由主礼介绍给大家。然后唱「诸圣祷文」,如果无人领洗,可省略祷文。唱完祷文后则进行降福付洗用水。降福经文取自古代礼书,但稍加修订,以便旧约与新约中洗礼的预像更为显著。在呼求圣神藉基督施神能充满泉水时,主礼可将复活蜡放入水中,象征圣神力量的降临,也象征领洗者借着水与基督同死同生。

洗礼

降福水后,依常规进行洗礼,由弃绝魔鬼开始:如领洗者为成人,付洗后,也立刻给他付坚振。成人洗礼兴婴儿洗礼应分别施行,因为礼规不尽相同。

如果无人领洗,也不降福圣洗池,则只降福水,以供洒圣水之用。

付洗或降福水之后,自从一九五一年始,在此处主礼领导众教友重援圣洗誓愿,即弃绝魔鬼及明认信仰的誓言。然后,主礼向教友洒圣水,这是为使教友追念他们受洗的恩惠。主日弥撒前向教友洒圣水也有同样的意义。



上一篇文章: 圣周礼仪及灵修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信箱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75007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