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主教区-->神哲学院-->智慧人生
    陕西天主教神哲学院
    陕西天主教神哲学院备修院
    圣经与灵修
      教会法研究
    论文选读
    智慧人生
          若有所思
            迷者的悟
            溪水边
奥古斯定
发布时间:
2008-12-21 9:43:38

有力量就有爱---奥古斯丁

【导语】奥古斯丁年轻时活力充沛,学习颇有心得,生活不拘小节。接触新柏拉图学派的思想后,他认为“恶是善的缺乏”。

【正文】

     进入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形成东西分治的局面,并且西罗马帝国已经由盛而衰,走到末期了。在思想上领导风潮的,是由信仰耶稣的基督徒所形成的团体。

     我们以“基督宗教”一词来描述这个团体,理由是“基督教”一词在中文翻译上是专指16世纪马丁·路德所倡导的“新教”,而在此之前,还有最早的“天主教”与11世纪分裂出去的“东正教”,都是信仰耶稣的团体。为了避免混淆,我们可以说:整个中世纪一千多年,是以基督宗教所主导的哲学思想为主轴的。

     宗教与哲学为什么可以合流?因为这两者“方向相同而方法有别”。方向都是人生的最终答案,如:人生有意义吗?死后有来世吗?至于方法,则宗教依于信仰,而哲学要靠理性。如果单凭理性,对于宗教与人生的究竟真实,最多只能说它“有没有”,而无法进一步说它“是什么样子”。

     如果在中世纪寻找第一位大哲学家,那么奥古斯丁当之无愧。他年轻时活力充沛,学习颇有心得,生活不拘小节。他最初信奉摩尼教,认为宇宙自始即是善神(光明)与恶神(黑暗)的二元对立局面。30岁以后,接触新柏拉图学派的思想,产生“恶是一种缺乏”的观念,亦即恶是“对应善的缺乏”。

     比如,身体生病是健康的缺乏,人做坏事则是善行的缺乏。那么,人为何会做坏事?他认真阅读圣经《新约》,对许多基督徒的特殊表现深感兴趣。当时埃及有一位安东尼,独自在沙漠中过着隐居苦修的生活。他的“表率作用”使奥古斯丁陷入内心的挣扎,对自己的道德处境深感厌恶。

     有一天,他在自家花园中散步,听见隔墙有个小孩不断在说:“拿起来读!拿起来读!”他随手翻开圣经,读到《保罗致罗马人》中的一段话——

     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中。不可欢宴醉酒,不可好色放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拥戴主耶稣基督,不要放纵私欲。

     他终于在心中说出“阿门”,表示诚挚的同意。他于33岁受洗,回到北非的希波,创办一所修道院,并于42岁升任主教。他有两部代表作:一是总结前半生的《忏悔录》,二是宣扬宗教理想的《上帝之城》。

     按照希腊人的解说,哲学是“爱好智慧”,即人对智慧可以爱好,而无法拥有。奥古斯丁在宗教的启发之下,把基督徒所信仰的上帝搬过来,用以回应人心最深刻的愿望,也就是:在上帝的“恩典”光照之下,不但可以爱好,也可以拥有真正的智慧。换言之,智慧不只是纯粹理性的活动,还包括了道德生活的提升,以及宗教修行的要求。

     试问:人若没有灵魂,怎能盼望来世?人若真有灵魂,又该如何修炼,才可得救升天?如果没有上帝,谁来保证这一切不是幻想?那么,一位什么模样的上帝有资格出面保证?基督徒相信耶稣是上帝之子,降到人世来救人,死后又复活了,正好预示了我们凡人的正确途径。这一系列的思维使奥古斯丁精心撰写有关上帝“三位一体”、人类“原罪”及“恩典”的学说,影响直至今日。

     比如,人无不期盼幸福,但是时间往往只能使人得到短暂的满足。即使贵为帝王,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依然在尘世追逐,有如赤贫者。奥古斯丁认为——

    “除非安息于上帝,我的心永远不会平静。”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有厌世或避世倾向。相反,他遵循圣经的教导:在爱神时,也要爱人如己。理智得到光照,知道人生幸福何在,接着就会下定决心,展现意志的动力。有了动力或力量,又要做什么呢?一句话:爱人如己。也许在哲学的爱智活动抵达某种境界时,会认真考虑宗教的建议:人的生命是开放的;向着超越界敞开,而姑且不论其名称是上帝、是神、是天、是道。

     奥古斯丁说:“我的力量如何,我的爱也如何。”意思是:人有多少力量,就有多少爱。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爱人而有的。我想依此也可以说:“有多少爱,就有多少力量。”爱人之心是无限的,力量也将源源不绝。老子的《道德经》上说:“既以为人己愈有,既已与人己愈多。”竟是如此相似的论断。

 

BOX

     384年,奥古斯丁在意大利的米兰,深受基督教的鼓舞。他在听道之余,一直在苦苦地寻求生命的意义。在《忏悔录》中,他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节选)——

     我走过米兰一条街道, 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大概喝了酒,欣欣然自得其乐。我们在欲望的刺激下作出很多努力,而所背负的包袱却越来越沉重。我们所求的不过是安稳的快乐,这乞丐却已先我而得。虽然他所得并非“真正的快乐”,可是我所贪求的比这更渺茫。总之他是兴高采烈,我是神情颓丧。如果有人问我:“你愿意快乐还是愿意忧患?”当然,我回答:“愿意快乐。”如果再问我:“你愿意和那个乞丐一样,还是像你现在这样?”我却仍愿在彷徨疑虑中周旋。这是由于错误的偏见,并非由于真理。我并不因学问富裕而比他更优越、快乐。

     奥古斯丁意识到学问的局限。知识,也许能带来荣誉和掌声,但并不能带来幸福和平安,更不是生命意义的全部。

 

【缀文】 奥古斯丁说:“我的力量如何,我的爱也如何。”意思是:人有多少力量,就有多少爱。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爱人而有的。奥古斯丁主张,信仰使人看见真理,而理智使人更多了解真理,但须信仰至上。



上一篇文章: 苏格拉底
下一篇文章: 休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信箱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7500779号